加快构建长江中游城市群

构建长江中游城市集群是深刻认识区域经济发展规律,立足于长江中游地区在区域发展格局中的特殊地位提出的发展战略构想,它反映了对区域经济客观规律的科学把握和自觉运用,鲜明体现了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提升的区域发展规律

城市集群是推进城市化快速发展的主体形态,是区域经济的重要增长极,对于提升区域竞争力具有重要的作用。在长江中游地区,以江西、湖北、湖南三省的经济精华地带和城市化水平最高地区推进城市集群建设,对于优化我国城市体系和地域空间结构,打造中国经济增长的第四极,促进中部地区快速崛起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建设长江中游城市群的重要意义

构建长江中游城市群,是遵循区域经济发展规律,实行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提升的战略举措。区域经济发展的实践经验证明,加快区域发展必须遵循非均衡发展规律,坚持科学规划、分类指导。在条件好、潜力大、对全局和长远发展有重要影响的地区,促进其加快发展、率先发展,通过非均衡发展路径,以重点地区快速发展带动其他地区发展,是最终实现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途径。

构建长江中游城市集群是深刻认识区域经济发展规律,立足于长江中游地区在区域发展格局中的特殊地位提出的发展战略构想,它反映了对区域经济客观规律的科学把握和自觉运用,鲜明体现了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提升的区域发展规律。从区域发展的基础和条件看,长江中游地区是发展条件好、承载能力强、增长潜力大、对国家全局和长远发展作用最为关键的重点地区,区域内现有江西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湖北武汉城市圈、湖南“3+5”城市群,三者正好连成一个整体,是三省经济精华集中地带和城市化水平最高地区;从区域发展潜力看,长江中游地区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大,可以大规模地集聚人口和产业,是支撑未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主导地区和核心地区;从国家战略安全看,长江中游地区是我国重要的粮食主产区,大江大湖集中,是国家粮食安全、生态安全的重要保障区;从空间结构来看,未来长江中游地区将会形成一个网络化、生态型、现代化的城市群,有条件建设成为全国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实现跨越式绿色发展的模范区、示范区。

因此,长江中游地区承担了国家战略层面的重要功能。着力促进长江中游城市集群建设,可以使其在较短时间内快速集聚生产要素,构建起强大的产业集群和城市集群,快速增强城市的集聚辐射功能,在国家发展大格局中,发挥区域发展的“火车头”作用,从而有力带动中部地区崛起。

构建长江中游城市群,是顺应区域经济发展格局变化的内在要求,创新区域发展新格局的迫切需要。总体上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区域发展正逐渐由“以效率优先为导向的非均衡发展阶段”、“以缩小差距为导向的协调发展阶段”,发展到目前“以科学发展为导向的统筹发展阶段”。构建长江中游城市集群,正是在这个新的发展起点上,适应区域经济发展新形势、新变化,促进区域科学发展的迫切要求而推出的新战略。

目前,我国已经逐渐形成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四大区域板块协调发展的新格局,区域发展战略已经从“东部率先”转为“多轮驱动”,多个经济增长极雏形已经显现。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区域发展着力于发挥区域比较优势、优化空间布局与深化区域分工,一批各具特色的区域发展规划获得国家批复,上升为国家战略,在“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区域外,“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海西经济区”“成渝经济区”等一批区域成为新增长点,区域发展新格局已经逐步形成。在新的发展形势下,构建长江中游城市群,不仅符合区域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需要,而且符合各个经济板块不同的发展要求,特别是有利于把中部地区城市群作为经济主体加以整合,集中打造形成长江中游产业密集带和城市密集带,体现了区域发展格局的创新和升华。

构建长江中游城市群,是应对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贯彻落实国家中部崛起战略的重大举措。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的不断深入,国家之间、区域之间经济竞争的一个突出特点,表现为以大城市为中心的城市群的竞争。城市群的形成、崛起及其带动作用,已经成为推动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长江中游城市群的构建将在一定程度上突破行政区间“省界”,将有利于减弱本区域内产业结构趋同程度倾向,并在更大范围内实现市场要素的整合,这将对整个中部地区乃至全国产生吸纳和辐射带动作用。

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功能定位与合作机制

从科学发展观的客观要求和江西、湖北、湖南三省的实际情况出发,笔者对长江中游城市集群的功能定位有以下构想:

我国经济的第四增长极。长江中游城市群要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先导,现代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为支撑,以实现产业价值链高端化为目标,统筹协调,联动发展,形成中国经济继珠三角、长三角和环渤海之后的“第四增长极”。

全国统筹协调区域合作的试验区。提高区域内三大城市群经济发展的耦合程度,强化区域内经济与产业关联性,在区域内形成分工合理、优势突出的分工格局,打造一批跨省域相互匹配的产业基地、产业集群,不断增强区域可持续协调发展能力,进而实现优势互补与共同发展。

长江流域生态保护的示范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着力解决高耗能、高污染问题,积极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建立和完善城市化机制、新型产业推进机制、环境保护机制、城市管理机制等,大力发展循环经济,以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生态城市为标准,建设生态型的城市群,建设中部地区的生态大都市圈。

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带动区。承接东部产业转移,是纵深推进中部崛起战略、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需要。新世纪以来,中部地区抓住沿海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机遇,承接发展了大量劳动密集型加工业,有力推进了区域经济的发展。当前,中部崛起进入基础设施建设与产业发展并重的新阶段,仍然需要继续承接东部转移产业,引导生产要素合理流动与优化配置,壮大产业规模,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提升发展质量和竞争力,形成东中西互动、优势互补、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新格局。

笔者对长江中游城市群合作机制的构想是:快速发展长江中游城市集群,应该坚持扬长避短、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的原则,在互联互通、生态保护、政策协调、产业对接、无障碍旅游等方面进行务实合作,实现“共赢”。

互联互通机制。加快形成城市群内的水运大通道,构建以长江为主干,以汉江、湘江、赣江、鄱阳湖、洞庭湖为补充,形成沟通城市群的三省水运大通道;加快形成城市群内的公路大通道,以南昌、武汉、长沙与周边重点城市之间的沟通与联系为重点,构建省际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骨架通道,提高整体运输能力,将长江中游地区打造成为全国公路铁路主枢纽;加快打造区域国际航空门户,大力打造南昌昌北机场、武汉天河机场、长沙黄花机场,成为集本地运量集散功能、国内和国际中转功能为一体的门户枢纽机场,加快形成干线与支线航班紧密衔接、区域枢纽与小机场分工合作的良性互动发展格局,最终在长江中游地区基本形成功能较为完善、结构层次清晰的连接城市群、辐射全国的航空枢纽体系。

生态保护机制。建立统一的生态保护标准,以国家生态环境指标体系为指导,建立长江中游地区统一的废弃物和污水排放标准,制定和落实生态环境保护的重大管控政策,统筹规划区域内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制定区域内统一的水域保护条例,加强生态系统的修复,实施生态环境的综合整治;建立统一的生态保护监测网络,建立长江中游地区统一的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对生态环境的敏感区域、重大环境污染事件、环境保护需求和重点企业环境治理等实现信息共享;建立联合执法机制,完善区域内常规性联合检查机制、突发性污染事件的处置机制和污染防治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机制。

政策协调机制。建立保障区域经济合作的法律法规体系。按照法治优先原则,建立有利于进行跨行政区建设和管理的法律法规体系,通过区域的共同立法和执法来规范长江中游地区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建立畅通的区域共同市场,联手制定长江中游地区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等,着力营造一种区域经济发展无差异的政策环境;整合地方政策,清理阻碍生产要素在整个区域顺畅流动的地方政策,消除以行政区界为依据的一切歧视行为和做法。

产业对接机制。建立以产业链为基础的对接机制,实现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在不同区域的有效协作,建立产业联系,推进产业链的前向、后向关联,形成区域产业集群;建立以产业转移为基础的对接机制,依托长江这一“黄金水道”和长江中游地区“承东启西”的区位条件,积极承接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产业转移,大力发展城市群经济;建立以产业竞合为基础的对接机制。通过差异化、技术创新等手段实现城市群内不同区域之间产业的良性竞争,进而实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达到城市群内“多赢”状态。

无障碍旅游机制。制定旅游联合发展政策,实现旅游资源的相互共享,建立跨区域旅游产业链。以重点景区为依托,以精品线路为纽带,由点到线、由线到面,争取在区域内形成若干个知名的旅游产品,形成跨区域旅游产业链,改善和建立区域内主要客源集散地和目的地之间的交通联系和线路连接,形成区域旅游环线;同时,策划确定共同的宣传促销主题口号,编印共同的旅游宣传资料,举办共同的旅游节庆活动,开展区域性旅游促销活动,实现市场联动,通过合作打造旅游品牌,并降低旅游产品的宣传促销与市场开拓成本。

推进长江中游区域生态环保一体化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国农业灌溉和气候变化的天然调蓄器,它以其蓄水的特殊功能维系着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以长江为轴线构建中部城市群,必须要特别注意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协调统筹,切实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要以构建长江中游城市群为契机,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围绕长江周边环境的治理,加强三省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协作,推进“碧水工程”计划实施,加快建设城市(镇)生产污水处理厂、工业废水集中处理系统,逐渐提高污水处理率,大力整治区域内的鄱阳湖、洞庭湖、洪湖及湘江、汉水、赣江河道及两岸,使各城市内的河段有机污染明显改善。在湘江、汉水、赣江源头及长江两岸5公里范围内,禁止发展有污染的工业和项目,加快传统工业的技术改造,推广清洁生产、清洁工艺和绿色消费,发展生态产业;规划和建设以长江周边的农田水网、桑基鱼塘和山坡丘陵为基础,以三省各市县组团间的绿化隔离带、城区绿地系统和自然保护区为支撑的城市群绿地系统,形成“青山、碧水、绿地、蓝天”的生态城市群格局。

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三省在承接沿海产业转移方面,合作大于竞争。这种竞争关系,并不会因共同建设长江中游城市群而消失。我们应继续改善投资环境,扩大对外开放优势,以争得更多更大的发展机遇。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