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构建新型养老模式政策体系

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35年,我国将进入快速老龄化阶段,60岁以上人口将从目前的2.22亿增加到4.18亿,占比29%,到2045年占总人口的比重将达到30%

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35年,我国将进入快速老龄化阶段,60岁以上人口将从目前的2.22亿增加到4.18亿,占比29%,到2045年占总人口的比重将达到30%。老龄人口居世界第一,老龄化速度也是世界第一。此外,失能老人数量也将是世界第一。据国家卫健委的调查,在2.22亿老年人中,近七成患有各种慢性病,失能和部分失能老人近4000万,其中完全失能者近1000万,预计到2050年失能老人将接近1亿。

为应对迎面而来的“银发社会”“未富先老”的严峻形势,国务院常务会议2013年研究制定了《深化改革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任务措施》,确立了政府保基本、发挥社会力量主体作用、建设多元化健康养老服务体系的政策框架。与此同时,一些借鉴国外、富有创意的新型养老模式也在我国悄然兴起,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比如:

开发“时间银行”,帮助他人也是帮助自己。即人们在退休后身体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去照顾需要帮助的老人,社保系统会将服务时间存入个人账户,在未来自己需要他人照顾时,“时间银行”便会指派义工前去照顾,提供服务。如果不需要取出“时间”使用,则把服务时间折合成一定的货币或物质奖励,返还给老人。

自愿“抱团”养老,组成新的大“家庭”。一些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为了避免孤独,自愿组合,“抱团”养老,支付一定的租金,住在某一“群主”的私人房产,在生活中他们相互照顾,相互依赖,相互帮忙做家务,相互尊重各自的生活习惯和爱好,大家开心地共同生活在一起。

共有产权养老服务,满足老人的不同生活需要。北京市新近推出了共有产权养老服务模式,将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融为一体,“居室分割定向出售、公共服务空间持有经营、限龄人群居住”。这种模式对老龄人口和企业都有吸引力,也让老年人选择养老空间多了一个参考项目。

以上新型养老模式的出现,无疑都是好事情。但是,由于我国养老事业尚处于起步阶段,社会上对这些新型养老模式尚存在种种担忧。如“时间银行”存储的“时间”未来能否兑现?“抱团”养老再过10年乃至20年如何持续?共有产权的养老房以后如何继承或租售?等等。从长远来看,这些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健全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推广各种类型的养老模式,改变养老全靠政府的不合理局面。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要加快养老配套“政策体系”的构建,让各种社会力量真正成为养老产业的主角,以提供更加全面、多样化、细分化的养老服务。为此,笔者建议:

以建立法律制度为先导,促进政府对养老服务业的依法监管。一方面,建立健全养老服务业相关的法律法规制度,使之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另一方面,积极规划新型养老模式的产品服务标准,对一些可能发生的问题预先做出规定,尽可能减少事后纠纷。

以振兴乡村为契机,切实解决好农村“散居养老”现象带来的问题。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还将保持4亿—5亿农业人口,其中有近亿老年人。在目前农业产值占GDP比重只有8.5%的情况下,要设计完善“土地养老”办法,帮助进城务工人员解除未来养老的后顾之忧。

以鼓励民间资本举办居家养老服务专业机构为基础,积极引导养老服务企业实行规模化、网络化、品牌化经营。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把居家养老、“抱团”养老等纳入服务网点,为老年人提供紧急呼叫、家政预约、远程医疗等服务项目。

以配置社会养老资源为杠杆,积极提供政府购买的养老服务。按照公开、公平、公正以及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可持续的原则,政府统筹协调,引入第三方评估机构,向社会组织购买职责内的养老服务,不断创新养老服务供给模式,较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的养老服务需求。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