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海外园区发展趋势

编者按 “一带一路”倡议是实现我国经济、社会、文化的全方位开放格局,促进区域一体化,稳定能源资源供给,化解国内产能过剩,实现经济发展转型的重大战略举措。“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产业园区“走出去”的战略升级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建立和发展海外园区成为新形势下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具体措施和关键抓手。随着中国产业园区产业能级的快速发展、园区建设经验的丰富、体制机制的创新以及开发模式的独特性。越来越多的中国产业园区有了走出国门的发展愿景,也具备了走向国际的综合实力。中国海外园区正作为一种新的力量推动着中国的境外市场开发和全球企业网络的建构。中国产业园区的海外发展,有望成为继中国高铁、在线支付、航空、航天四大领域外,中国的第五张“名片”。本文作者在现有中国海外园区发展的基础上,研究得出目前中国海外园区发展的五大趋势。

园区功能方面,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从单一制造、贸易物流园区向科技园及创新区域、海外研发中心型园区转变

中国海外园区的建设在初期仍然以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单一制造业园区为主,这类园区多以企业经营为主,加工制造、服装纺织、机械五金、制鞋等行业比较集中。走出去的企业主要还是资源需求型,真正在制造环节能够配套的、成规模的、有集聚效应的企业在国外建立工业园的很少。例如巴基斯坦海尔家电工业区,以轻纺服装、机械电子等为主导产业的柬埔寨太湖国际经济合作区,以电子信息和服装加工为主导产业的越南中国(深圳)经济贸易合作区,以冶金、建材、机械为主的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等,另外一类则是以自由贸易物流园区为主,多数是方便提供商贸物流等综合服务,通常集商品展示、货物分拨、物流、仓储、信息服务等配套功能于一体的贸易物流园区。如山东帝豪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在匈牙利设立的中欧商贸物流合作园区,商贸物流体系遍布匈牙利、奥地利、斯洛伐克、乌克兰、罗马尼亚、德国、波兰等27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临沂商城在欧洲展示商品、营销接单、物流配送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商品推广渠道和欧洲分销中心。

近些年来,中国海外园区的建设主要是围绕打造跨境融合发展的新载体为核心,主要表现为建设科技园及创新区域、海外研发中心。例如,张江集团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建立波士顿企业园,这是张江示范区在海外布局的第一个实体性园区,是张江加强国际资源导入、国际市场开拓的重大探索,得到了科技部以及美国国会、马萨诸塞州政府和议会等的大力支持和广泛关注。目前,张江波士顿园的7大平台和6个专业中心建设稳步推进。另外,在硅谷建立的微系统研发中心和孵化中心也已实际运行。还有上海临港集团也在美国硅谷、芬兰赫尔辛基等区域建立了海外创新中心及海外创新园区。

在此背景下,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理念应当由单一制造、贸易物流园区向海外科技园区、海外研发中心转变,海外的产业园区建设坚持“高”“新”的发展方向,不搞粗放经营。以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为核心出发点,努力实现园区产业的高端化和集群化。把握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产业园区国际化的未来发展方向和总体趋势,有利于进一步开展跨境合作、拥抱无限机遇。并做好统筹协调,规划布局充分考虑各开发主体的边界。功能安排与项目配置考虑各分区的自身条件、功能定位,进行公平划分,带动积极性。市政基础设施统一规划、布局和建设,实现服务共享。

空间结构形态方面,中国海外园区发展从工业主导型园区向产城融合型园区转变

早期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在空间结构形态方面基本都是以工业主导型园区的形式存在,例如乌中创新工业园,该园区以单纯工业为主体,是典型的工业主导型园区,园区以钢材、建材等产业为主。

近年来,中国海外园区的建设发展更注重与当地城市规划建设相融合,例如2014年中国和蒙古国建设赛音山达产业城,这也是中国园区从单纯的工业园区、制造型园区向产业城的转变,中蒙产业城位于蒙古国赛音山达市,该产业城占地4021.4公顷,包括了产业功能区和城市生活配套区,可容纳人口25000人,园区内将建设医院、学校、服务大楼、公寓等设施,以及相关的公共服务区域、经济金融区域、商业贸易区域等,完全是按照新型城市的要求进行园区建设。

在此背景下,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理念应当由“工业主导型”向“产城融合型”园区转变,以生态保护为前提,优先落实生态保护对用地的要求,明确划定空间管制分区,确定建设用地的增长边界,作为规划布局的前提;优地优用,根据环境特点、交通区位、用地条件等,科学布置用地功能,充分发挥用地的经济价值。重点突出产业城内未来道路发展主轴的骨干作用,依托主要道路、铁路站点等战略通道和设施进行综合开发。并在发展主轴上形成弹性生长的轴带式开发骨架。

资本注入方面,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从重资产投入向轻资产投入转变

早期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与国内园区发展在资本注入方面十分相似,都是从园区建设初期就开始进行资本注入,一个产业园区的建设,从土地购买、完成土地平整、接入水电、道路及园区环境改造、厂房及办公楼宇建设到招商入驻、物业服务等,都需要大量的资本注入,且资本运行周期很长,回报周期也相对较长,结合海外政府变化性较大,都为重资产注入的开发者带来诸多隐患及不良因素。

近些年的经验表明,中国海外园区的建设,随着中国制造业的提升以及中国产业地位在世界范围内能级的提升,中国园区在海外布局也逐渐增多,并且趋于常态化,但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基本上中国海外园区的建设都是以轻资产注入为主,主要表现为多是与海外的科技园区或创新区域合作,实现先进技术的对接,即使是单独建园,也多是以直接购买办公楼宇或对旧园区进行改造,投入的资本相对较少,能够减少投资的风险,提高资本的回报率,实现轻资产撬动大产业的良好发展态势。

在此背景下,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理念应当由“重资产”投入向“轻资产”投入园区转变,坚持资本运作以快稳为主,尽量避免重资产投入,也可避免因政治原因,使得资本运作徒增变数。同时,园区管理者要结合阶段性招商成果、推广经验和市场反馈,精细化园区整体规划和单体设计,做好园区产品户型结构、物业功能分区、分类组团关联等细节,与市场需求精准对接,实现资本注入阶段化投入,批量化回报。

整体定位方面,中国海外园区从强调“中国”向强调“海外-中国”转变

我国早期的海外园区,由于其过剩产能输出的核心诉求,另外出于安全和管理方面的考虑,再加上当地情况不熟、有关人才缺乏,这一时期的海外园区多采取“封闭式”发展模式。项目从国内引进、管理人员和工人从国内招聘,甚至建筑材料都从国内运输,容易形成相对独立和封闭的园区环境,虽然这种方式短期有助于企业尽快产生效益,回收成本,但往往容易造成园区与当地社会的脱节,甚至对立。

在“一带一路”大背景下,海外园区不仅承担着国际产能合作的任务,更为重要的是打造传播和实践“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发展模式平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产业园区这一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和模式有兴趣和需求,希望在境内借鉴一下园区模式,从而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增强招商引资力度,实现聚集人才和产业发展的目的。

中国近些年的经验表明,海外园区建设不是简单的项目建设,还包括设计、规划、融资、建设和运营、技术和人才培养等综合服务要求,通过海外园区,我国不但给沿线国家带去了大量产品和技术,还带去了大量园区管理和产业人才,并致力推动这些人才的本地化,对推动当地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红豆集团在柬埔寨建立的西哈努克港工业园,为实现人才的本土化,红豆集团实施了一个百人培训计划,为当地培养专业技术人才。中马钦州产业园区,由中马共同投资,实现了中国独资向双方合资的转变。

在此背景下,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理念应当由“中国—海外园区”向“海外—中国园区”转变,坚持包容性发展、共享式发展,立足长期扎根当地,树立企业社会责任。“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海外园区要践行“共商、共建、共享”的合作共赢理念,充分尊重和主动融入当地人社会,充分考虑当地利益,使中国海外园区真正成为“一带一路”上体现中国理念亮丽的名片。

发展动力机制方面,中国海外园区发展由政府和企业为主向专业开发机构转变

中国园区发展跟海外建设园区的区别很大,土地资源、开发方式、国情、法律、宗教文化差异等,由于这些差异决定了中国推进海外园区发展,采取政府引导、企业决策、市场运作方式比较适用。目前以企业为主建设园区的形式,我国海外园区很常见,推进方式是政府引导,企业建设,实地评估,政策支持。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企业建设海外园区更容易遇到各类“水土不服”的现象。

中国海外园区的发展从企业自发集聚起步,逐步走向政府推动+公共平台建设为主,在中亚、非洲、东南亚建设了一大批海外园区,也取得了较大的成绩。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建设的海外园区大多属于政府推动下建立的,如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白俄罗斯明斯克中白工业园,此类政府推动建立的海外园区如果事前缺乏详细论证,事后风险防控措施不力,加上“一带一路”部分国家政局不稳、政府政策不连贯,将会加剧这类园区建设的风险。

然而园区开发需要非常专业的规划、招商、法律等各类人才,以及开发、建设和运营园区的实践经验,在这方面,无论政府还是企业都没有专业的产业园区运营商有优势。由具有丰富开发建设经验的国内园区开发公司主导不仅有助于复制国内园区建设的成功案例,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实现国内园区与海外园区的互动发展。清华启迪控股在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埃及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探索共同建设科技园,预示着中国海外园区将向着专业化和品牌化方向发展。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