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投资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

现在国际公益界有一个“社会影响力投资”的概念,这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在10年前提出来的,是指企业在取得财务回报的同时,还要有显著的积极的社会影响。影响力投资在一些国家的公益界已经形成了共识。笔者对美国30多家社会影响力投资企业做过考察,也拜访过联合国负责影响力投资的官员,他们都认可影响力投资,也非常支持在中国推动影响力投资。虽然我们对这个概念还比较陌生,但是在不久的将来,它会和互联网一样被广泛接受,因为它符合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共享五大理念。

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并举,不仅是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共识,也是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应有之义。在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时候,在融入国际社会的时候,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候,社会责任是一个必要条件,是我们应当具备的一个姿态。

社会影响力投资本质上是公益金融,是商业文明和公益理念的结合,是国际公益事业发展的新趋势,是公益慈善事业与生产力发展相适应的结果,也是商业向善、金融向善的必然结果。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水平总是与一定的生产力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相联系的。从19世纪到今天,随着经济全球化、信息化,人类社会的财富急剧增长,公益事业发展也进入了“新公益时代”,其特点就是公益和金融的结合。

苹果公司40年前创立,现在市值超过8000亿美元,跟印度尼西亚的国民生产总值差不多,富可敌国。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市值都在5000亿美元上下。但是财富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出现了成长中的烦恼,比如空气污染、生态破坏以及贫富差距扩大等。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政府部门和慈善机构已经做了很多努力。联合国在制订可持续发展计划的时候曾经测试过,解决贫富差距约需资金3.5万亿美元,其中政府部门和慈善机构能解决1.5万亿美元。还有2万亿美元的资金缺口怎么办?我们可以把眼光放在科技革命和金融创新上,利用金融的手段和商业的模式推动公益事业进一步发展。

商业向善、金融向善在过去几十年里已经成为一个潮流,履行社会责任、坚持可持续发展日益成为各界和各领域的商业共识、社会共识。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可持续发展和社会责任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在投资的时候,把环境可持续发展、解决社会问题等因素作为商业决策的重要依据。实际上,这些企业不仅拥有巨大的社会影响,也收获了丰厚的经济回报。

2013年以来,我国公益界日渐重视影响力投资,企业和金融机构动作很快,已经走在了全球前列。去年我们的绿色债券已经达到全球第一位,绿色金融也名列全球首位。通过互联网和双创的推动,还出现了许多社会企业。例如,红杉资本投资了从事普惠金融业务的中和农信,目前中和农信的项目遍及21个省277个县,惠及百万多贫困户;还有浙江的绿康医养集团,专门服务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形成“养老院—医院—护理院”一体化格局,他们引进了一笔社会影响力投资,短短三年里床位数量翻了几十倍,成为亚洲最大规模的医养结合案例。

管理个人财富和管理善款都是一个道理,都需要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通过金融手段让它有回报,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来做公益,这样能够吸引更多人才,也是可持续发展的正确路径。美国管理大师德鲁克有一句名言:“所有的社会难题,只有把它变成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才能彻底得到解决。”所以公益需要创新,需要跨界。解决这些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这些创造财富的企业从起步时就将财务指标与社会影响力作为共同的发展目标。金融与公益的结合,既对现有公益组织改进治理结构和发展模式有帮助,也有助于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为此,我们应更多地了解这些新观念、新方法和新工具,推动我国公益事业更加健康地发展。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