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没有“快手”

“快手”目前已经有了1亿的日活跃用户,总用户突破了7亿。“快手”在最新一轮估值已经突破了180亿美元,是现象级的互联网产品,其收入是来自于移动直播,但是美国却没有如此大市值的移动直播应用

互联网每一次的创新都是从硬件端开始,然后硬件的渗透率提高,再到软件应用的爆发。比如第一次PC互联网浪潮的爆发源于路由器的技术突破,将局域网变成了互联网。之后是个人电脑的渗透率,再到最后是社交、搜索、电商等一系列应用的爆发。第二次移动互联网浪潮也与网络覆盖不无关系,以及苹果对于智能手机的创新,再到今天移动互联网应用遍地开花。

由于创新的源头来自美国,所以每一次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先行者基本上是美国模式。在硬件创新初期,美国基本上能领先其他人几年。比如美国人都开始用iPhone上Facebook时,中国的微信刚刚推出。美国人都上“亚马逊”的时候,“阿里巴巴”也刚刚成立。

但是硬件创新周期过去很多年后,我们开始发现中美两国的互联网应用创新开始分化了。中国开始有了一些自己的创新,而一些在美国不是很大甚至没有的应用,在中国却是很大的市场。最典型一家就是“美团”。其实美国团购公司Groupon只有24亿美元市值,但是合并后的“新美大”有了400亿美元市值。每次去国外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中国外卖市场可以做那么大,我们不仅仅有劳动力红利,而且许多国家是没有助动车的。中国送外卖的依靠助动车,配送效率比开车的老外高多了。

笔者今天要讲的是“快手”。美国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对标“快手”的互联网应用公司。这家公司是依靠移动直播作为收入来源,那么为什么美国却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公司呢?在此和大家聊聊中美社交文化不同下的产物。

文化消费的产物

“快手”目前已经有了1亿的日活跃用户,总用户突破了7亿。“快手”在最新一轮估值已经突破了180亿美元,是现象级的互联网产品,其收入是来自于移动直播,但是美国却没有如此大市值的移动直播应用。最早做移动直播的应用Twitch也很早被“亚马逊”收购了,当时收购价格也只有10亿美元。

从本质上讲,“快手”是中国独有的秀场文化。“快手”有社会摇、啃食农产品、乡村爱情故事、动物大乱斗等等内容。笔者认为,“快手”的存在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国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分配和收入分化后带来的某种差异和割裂。相比美国,我国不同城市的经济水平差别较大,生活方式也不同。互联网的核心是长尾人群,我们的长尾人群与头部人群生活在两种不同的环境里。在美国,虽然纽约和加州相比中西部更加发达,不过基本的生活方式,物质生活水平差别不大。但是我们的一二线城市人群和三四五线城市人群明显不同,生活水平差异很大。在这种背景下,“快手”可以说是代表了我国大多数的人群。从人口结构看,他们可能占到全国70%以上的人口,而一线的头部人群的人口占比可能只有10%—20%。移动互联网渗透的速度远远快于他们认知水平、教育水平,甚至物质水平的提升。所以我们看到“快手”这种文化消费的产物在我国的受众人群极大。甚至从某种意义上看,微博也是这类产物。和美国的Twitter完全不同,微博提供的是信息鸿沟的打破,让三四五线城市人口也能了解一二线城市的生活方式。

另一个文化的不同在于休闲时间的利用。许多在美国居住了很长时间,特别是中西部的朋友,经常跟笔者说美国就像一个大农村,时间久了感觉很无聊。的确,从民族文化上看,美国是非常注重家庭和社会时间的国家。许多人周末就是陪伴家人,许多美国的节日(比如感恩节、圣诞节)都是一定要在家庭过。如果没有家庭,许多美国人因为信仰会去教堂,或者参加社区的公益活动。还有一点是美国有很强烈的体育文化。基本上男女老少都是体育迷。一年四季从橄榄球、棒球、篮球和冰球四大运动,基本上能消磨个一年的时光。而中国其实是比较强调个体的国家,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后,个体文化备受推崇。所以中国人更需要消磨时光。过去没有移动互联网时代,三四五线城市人一般找人打打麻将,或者去小录像厅坐坐。有时候找人喝茶一聊就是一整天。有了移动互联网后,这种短视频和直播类应用是天然的杀时间工具。每天一看就能消磨一整天,让人产生多巴胺分泌。事实上除了“快手”,“今日头条”能够崛起也是受益于用户杀时间的需求。

不同文化下的陌生人社交

我们发现,陌生人社交在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在美国并不大。最近“探探”被收购的信息让大家再次去审视陌生人社交的价值。事实上“探探”的鼻祖Tinder在美国的市值价值也没那么大,其控股母公司Match Group也就113亿美元市值,而且里面包含了美国最大的在线约会网站。

在美国,本来就有很强的陌生人社交的线下文化。比如美国有很强的酒吧文化,即使是我上面说的中西部大农村,也都有酒吧一条街。许多美国人晚上一个人就会去酒吧坐坐,和那里的陌生人聊聊天。有时候是男性,有时候也是女性。单身男性在一个酒吧请陌生女性喝一杯酒是很正常的文化,当然也会经常被女性拒绝。所以美国本来许多社交场所就是给陌生人在线下认识的。美国文化比较开放,即使被拒绝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我国,甚至许多亚洲国家,整个文化比较内敛,大家都很怕被拒绝。我们看到中国的酒吧文化许多都是一群朋友一起去,然后互相介绍新带来的朋友。很少女性或者男性一个人去酒吧喝酒。所以中国人其实很怕拒绝,当面交流比较内敛,这时候“探探”这样的陌生人社交应用就广受欢迎。许多前期的交流可以在网络上完成,这样大家线下见面就不用那么尴尬。本质上,这些社交应用也是打破了人们内心害怕、不想被拒绝的心态。而且整个在线秀场中,每一个人都能被关注到。他们可以打赏,可以上传视频,可以表演节目。每一个个体的内容都能被发现。这种模式极大地推动了个体的想象力,这也导致在线秀场的空间比传统线下娱乐高了几十倍。传统线下表演更多的只是唱歌跳舞,是在线秀场最初级的模式。而“快手”和“探探”可以加入更多有趣的“素人表演”,将许多线下娱乐看不到的表演形式在网上呈现。

中美互联网差异

笔者认为,在互联网发展最初阶段,技术和商业模式是先行的。当时美国处于领先位置,我们的公司大多是模仿美国。比如搜索引擎、社交这些,都是美国企业的创新。一开始许多中国互联网企业的价值都是向美国进行对标。但是近几年,这种模式开始改变,互联网应用越来越本土化。比如美国不可能出现摩拜单车,也不可能出现那么大的团购和外卖市场。

中国的在线旅游不会变成Priceline,在线视频付费与“奈飞”也有很大差距。两者越来越根据不同国情而分化。所以过去几年我国出现了一批本土化应用的超级巨头,比如“今日头条”、“快手”等等。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没有出现“快手”的原因,本质上还是两国的文化、价值观取向、生活方式的不同。未来几年,随着软件创新逐渐放缓,不同国家的互联网模式差异会越拉越大。而真正有价值的研究,将是横跨两地市场的深入挖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