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崔洪建:欧洲会服下法国开的“猛药”吗

MAIN201407251440015786102583236

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闹出了不少不小的动静。且不说法国在打击叙利亚问题上和美、英站在了一起,那或许只是这位年轻总统想要拉住美国并重温法兰西“大国梦”的一时冲动;也不说他仗着与特朗普的“亲近感”在欧洲领导人中无出其右,以“欧洲代言人”的身份到访华盛顿,要把美国留在叙利亚和伊核协议中,争取欧洲得到美国钢铝税长期豁免等重大问题上发挥影响;眼前让马克龙真正操心的,是如何重启法德轴心并借以推动欧元区改革、迎来欧盟的“复兴”。

德国难被激情点燃

这些都是关系到法国安身立命、“大国不只是梦”和一体化长治久安的关键问题。因此,马克龙这段时间忙于在柏林、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所在地)之间往来穿梭,就是为了说服德国和欧洲议会的议员们支持他的欧洲改革计划。

投行出身的马克龙自有一番营销技巧。法国版改革计划的核心内容,还是他去年9月在索邦演讲时提出的那套构想,包括在欧盟设立一个“共同存款担保计划”、将应对债务危机的“欧洲稳定机制”建设成永久性的“欧洲货币基金”,并且要在欧元区设立预算和财政部。

但那时能够拿出来打动欧洲人心的还只有一个应对英国脱欧的说辞,现在则又多了意大利极右翼政党几乎把控政局走向、欧尔班在匈牙利高票当选等“对自由民主和欧洲一体化的伤害”。因此,马克龙将能否在目前推进改革视作“决定欧洲未来的冒险时刻”。但谨慎的德国和受到掣肘的默克尔没能和马克龙一道被激情点燃。

和半年多前回应马克龙时几乎没有变化,默克尔尽管表态要和法国达成共识,但更强调“法德合作总是基于不同的出发点”,并且“相互妥协”至关重要。而她的德国同僚则更直言不讳,执政联盟中基社盟的领导人就指出,“尽管马克龙嘴上说着欧洲利益,但心里也想着‘法国第一’”。

在联合自强从而“外争地位、内肃民粹”的大目标上,法德显然具有共同利益但也有巨大分歧。如果任由马克龙眼中的“民族主义”和“疑欧情绪”蔓延,法德从单一市场获得的好处将被不断侵蚀,失去欧盟支撑的法德无论用何种指标看,都将在国际政治舞台上黯然失色。

法德问题各不同

法国的问题是,要做世界大国和欧洲领袖的目标与经济底气不足、改革风险巨大的现实之间距离有些大。马克龙上台后推出的系列改革,短期内还看不到成果,要想在其他领域继续推进又会遭遇法国社会的更大反对。因此在他看来,同时推进国内改革和欧元区改革应是两位一体、相互借力的:劝说德国人拿出更多钱来投入欧元区可以稳定市场信心,为法国营造更好的经济环境,也可以为其国内改革赢得更多的时机。一旦法国经济缓过气来,“欧盟领袖”的地位就有了基础,又能更大胆地推进欧盟改革。

连续多年财政盈余的德国确实也面临着如何花钱的问题,但把钱花在国内还是欧元区,却事关政治大局。当年默克尔苦口婆心地劝说德国民众出钱“援助”希腊时,还能用“德国经济繁荣植根于单一市场”来做说辞,但如果眼前把钱用去为法国做“嫁衣”,显然无法服众。默克尔在这届大联合政府中本就受到掣肘,在议会中还要面对反欧元的最大反对党—选择党,无法再像之前那般“任性”。

而且作为欧元区改革的最大出资方,德国对于项目风险和预期收益显然更为谨慎,不会全盘接受法国那套激进的改革方案。因此尽管马克龙把历史上法德携手合作的前辈如阿登纳加戴高乐、科尔配密特朗都搬了出来,大打感情牌,但德国人也不为所动,抓紧自己钱袋子的手并未放松。

尽管没有得到德国及时的热切回应,马克龙也并不孤单,急于通过改革来巩固地位、提升威信的欧盟机构成为他的同盟。欧盟领导人急于要在6月的峰会上为马克龙的改革方案加持,无论是强化货币联盟还是设立预算和财政部,都意味着欧盟的权能进一步扩大和集中,何乐而不为?但马克龙还需要去搞定代表各国也分属不同政治阵营的欧洲议会的议员们。

欧洲现实很“骨感”

2019年欧洲议会将迎来换届选举,在其中尚无一席之地的马克龙的“前进党”需要为议席奋斗,而这次选举结果也可以被看做是对他执政以来的首次民意测评。如果成绩不理想,不但欧元区改革可能成为泡影,这位改革派总统能留在台上的时间恐怕也不会太长。尽管马克龙在欧洲议会慷慨陈辞,但不出意料的是,多数议员用老于世故的口吻劝告这位年轻人“有理想很好,但请回到现实中来”。

近年来历经风雨的欧盟确实需要一场改革,各国都有需求,但对于改革路径还缺乏共识。步调不一的“多速欧洲”已成为现实,但要将不同步调统一在“一体化方向”之下却着实要费一番脑筋。马克龙改革的目标是要在欧元区建立起财政转移支付联盟,以此来化解南北欧之间发展不平衡的矛盾,但改革需要北方富国掏钱,实际上这又增添了新的南北矛盾:德国就声称已和8个北欧富国讨论过,大家“一致对激进改革持保留态度”。

如果南北欧之间的矛盾还可以用钱来解决的话,东西欧之间的观念和政治分歧就更是横亘在欧盟改革面前的巨大障碍。与欧盟闹别扭的中东欧国家多是非欧元区经济体,如果欧元区改革后走得更快,那原本就经济欠发达的它们会被甩得更远。当初加入欧盟的愿景和期待也就无从谈起,离心倾向将更具民意和社会基础,一个更快的欧元区将以一个更小的欧盟为代价。这或许是德国等一些国家在面对法国开出的“改革猛药”面前保持谨慎的另一层更深切的原因。

虽然内务不堪,但法德在面对任性的特朗普时还是可以一致对外、相互配合的,至少表面上如此。在马克龙访美后,默克尔将接踵而去,谈的还是同样的问题,想的也是要把美国留在有利于维护法德乃至欧洲利益的战略格局和地区安排中。默克尔会如愿吗?法国能否坐稳“大国头等舱”?这些悬念可能很快就会揭晓。(崔洪建 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