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实体经济应走出观念和实践误区

当前,尤为迫切的就是采取一系列切实有效的降成本措施,降低实体经济的税负、用工等方面的成本,适应全球实体经济发展的低税制模式,重新营造我国实体经济发展的国际竞争力和比较优势

振兴实体经济要坚持以提高质量和核心竞争力为中心,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扩大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供给。习近平同志曾经指出,工业化很重要,我们这么一个大国要强大,要靠实体经济。可见,振兴和发展实体经济对我国创新转型和升级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和现实意义。

高度重视振兴发展实体经济对于我国发展的重大现实意义

发展实体经济有助于促进转型期经济稳定增长。我国经济发展正处在结构性转型的关键时期,特别需要依靠发展实体经济,尤其是发展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的制造业部门和行业。这些部门和行业具有较高的劳动生产率,对稳定经济增长、提高经济效率特别是全要素生产率等具有重要的支撑意义。

发展实体经济对于缓解我国城乡二元结构矛盾、增加城乡居民就业和收入、提高人民群众生活水平具有现实意义。在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工业化深度发展和淘汰落后与过剩产能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结构性失业和摩擦性失业问题,繁荣和发展实体经济有利于加快工业化升级,有利于解决和安置结构性失业等问题。

发展实体经济顺应后危机时代全球经济转型发展的新趋势。目前世界经济仍然处在缓慢复苏的过程中,各国都把重新振兴实体经济发展、推动工业化振兴等作为加快经济复苏、推进结构调整的重要举措。我国目前的工业化尚未真正完成,又面临经济增长转型、稳定经济增长速度、调整内部产业结构、应对外部冲击等一系列重大任务,发展实体经济显然有助于平衡和缓解这些压力,是十分重大的战略举措。

走出观念和实践的误区

要走出“把资源环境保护与发展工业化对立起来”的误区。在过去几年发展中,我们注意到实践层面上把强调资源环境保护和生态效益与工业化对立起来,认为工业化是一切生态和环境问题的根源,因此把保护生态与发展制造业对立起来。事实上,我们应该用绿色发展理念引领可持续的制造业和工业化发展,走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工业化道路,而不是简单把二者对立和割裂开来。

要走出“把发展服务经济简单等同于去工业化、去制造业化”的认识误区。在我国经济结构从制造业、工业化发展阶段转向服务经济的实践过程中,曾经认为发展服务经济就是要去制造业、去工业化。其实,发展服务经济本身离不开制造业,制造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需要服务经济的发展来配套,特别是一些生产性服务业更是如此。因此,服务经济与制造业之间具有内在的必然的密切的关系,而不是简单的彼此替代关系。

要走出“把发展金融、房地产等产业等同于国民经济发展‘金融化’和‘脱实向虚’”的误区。在发展实体经济和服务经济过程中,发展金融产业、房地产业是十分必要的,但也出现了过度强调发展金融和房地产业,甚至提出加快国民经济金融化进程,把金融化作为衡量发展服务经济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导致金融业、房地产经济发展出现了严重的“脱实向虚”。说到底,金融发展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离开实体经济发展,甚至过度强调经济金融化和房地产化,就会出现严重的经济泡沫。

要走出“把部分实体经济面临的经营困难视为整体的实体经济发展已经到了尽头”的认识误区。当前,一部分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确实出现了产能过剩等结构性困境和问题,再加上要素价格、税负等成本因素,部分行业生产经营出现困难。但是一些人却认为,这是我国制造业已经到了尽头,我国经济30多年的快速发展已经完成了工业化,制造业应当退出历史舞台。显然,我国经济发展还没有到这个阶段,即使到了这个阶段,也不意味着实体经济完全退出。应该说,凡此种种的认识和实践中的误区,在很大程度上制约和影响了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

加快振兴实体经济的建议

振兴实体经济发展,核心是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为引领,通过技术创新提升实体经济发展的技术进步率和劳动生产率,以制度创新提升实体经济发展的资源配置效率,在创新驱动发展中引领和振兴实体经济。

要正本清源,充分认识到我国经济发展最终要依靠实体经济的强大与发展,尽快消除在当前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对实体经济的片面性认识和实践中的误区。发展服务经济是必然,但不可偏废实体经济,真正处理好发展实体经济与服务业的内在关系,在振兴实体经济基础上发展服务经济,在发展服务经济中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和升级。

要紧紧依靠科技创新和科技进步改造提升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益,既要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更要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改造和提升实体经济发展。大力培育企业家队伍,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产业工人队伍,充分依靠这两支队伍,发挥企业家创新精神与“工匠精神”的合力,大力提升中国制造的质量、品质和技术标准,推动我国从经济大国走向经济强国。

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实体经济结构性调整,加快清理退出“僵尸企业”,实施新一轮实体经济的有进有退的战略性调整与优化。当前,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要加快实施破产法,运用破产机制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和转型;同时要加快完善社会政策体系,发挥社会政策在就业保障、最低收入保障、困难职工救济与贫困救助等方面的“托底作用”,确保实体经济结构调整有序有效。

以全面深化改革营造更加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通过市场主体再造、市场机制完善和法制环境营造以及政府的“放、管、服”改革,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公平竞争的外部环境。当前,尤为迫切的就是采取一系列切实有效的降成本措施,降低实体经济的税负、用工等方面的成本,适应全球实体经济发展的低税制模式,重新营造我国实体经济发展的国际竞争力和比较优势。同时,从根本上来说,要依靠全面深化体制机制改革,重塑改革的内在动力,激发社会创新活力,为实体经济繁荣发展注入新的持续发展的动力。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