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实体经济需解决五个“失衡”

应加强宏观调控,推进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互动,实现共同发展。通过建立对互联网企业的监管体系,发挥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推动作用,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新的增长动力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主要表现为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失衡;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失衡;实体经济的扶持政策与实体企业的政策获得感失衡;实体企业发展与企业家知识结构失衡。

多年来,我们一直忧虑实体经济“空心化”的问题。金融业存在脱离服务实体经济的倾向,是造成实体经济企业融资贵、融资难的因素之一。房地产发展过度,也会阻碍实体经济发展。我国实体经济自身内生动力的不足,是制约实体经济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实体经济发展失衡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近年来出台的许多扶持实体经济发展政策尚未完全落地,许多好的政策往往只以会议对会议、文件对文件的形式落实,形成政策“空转”、“丢转”,弱化了实体经济企业的政策获得感。

实体经济企业研发投入少,企业创新能力不足。在技术研发投入上,国际先进企业为了保持技术领先优势,往往将销售收入的5%以上作为研发投入,而我国实体企业普遍不及国外企业,使得我国实体经济企业大部分处于产业链的中低端。我国实体经济企业在企业管理、商业模式、经营业态等方面的创新能力不足。

部分实体经济企业产能过剩,企业转型升级迟缓、滞后。相关统计表明,我国24个实体经济行业中有22个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水泥、钢铁等产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严重。

产业失衡制约了实体经济的发展。有的地区脱离第一、第二产业的需要,盲目发展第三产业。金融业由于过度追逐利润,忽视了对实体经济的服务,与实体经济争夺资源。造成社会资金更多地流向了虚拟经济和房地产业,形成产业结构不平衡,导致实体经济增长乏力。

实体企业有的上市不实、规模不实、效益不实,资产重组是虚假融资,侵占和浪费了大量社会资金。

实体经济是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根基。在“十三五”期间,应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加快振兴实体经济。为此,笔者建议:

在“十三五”期间应对实体经济企业实施“放水养鱼”的战略。一是政府财税政策应向实体经济倾斜,进一步加大实体企业减税减费力度,形成组合拳。二是扶持实体经济企业加快设备的更新换代,银行可提供低息或无息贷款,政府可给予适当补贴。三是以政府购买服务券的形式,支持实体企业购买平台服务。

对已发布的扶持实体经济政策应进行梳理,哪些是虚的、不适用的,应予废除。哪些是可行的、有用的,应加大执行力度,把各项政策落地、落细、落实。对执行政策不作为的,加强问责制,真正让实体经济企业有政策获得感。

应加强宏观调控,推进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互动,实现共同发展。通过建立对互联网企业的监管体系,发挥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推动作用,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新的增长动力。应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推动金融机构出台更多适应中小实体企业需求的金融产品。

应鼓励实体经济企业练好内功,坚持诚实守信,重振企业家精神。加快淘汰不适应市场需要的落后产能,发展新兴产业,推动实体经济由产业链中低端向高端迈进。企业家应进行在职培训和高级研修,不断融入新知识、新理念,培育更多的创新型企业家。

应加大对企业重组的监管力度,抑制一些企业的虚假资产重组,推动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为实体经济企业提供良性资产重组空间。企业资产重组应该立足于企业发展,而不是用来炒作题材。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