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创新驱动发展着力振兴实体经济

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领域,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战场、各类资源要素的集中地。目前我国已成为具备制造全体系的制造大国,但要成为制造强国还任重道远,急需解决结构性失衡、供需关系失衡、供给效率失衡等问题

在跌宕起伏的全球经济浪潮中,中国这艘航船借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东风,向着既定目标坚定地行驶着。在为来之不易的成绩欣喜的同时,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相比于互联网经济等“双创”集聚度较高的新兴业态,近年来我国实体经济的表现则没有那么亮眼,部分省份和地区甚至出现了工业经济的滑坡。实体经济是我国经济的压舱石,是百姓衣食住行的根本来源,也是虚拟经济蓬勃发展的重要基础。实体经济发展状况直接关乎我国经济的未来。为此,我们要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发扬“工匠精神”,加强品牌建设,培育更多“百年老店”,补好实体经济尤其是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这块“短板”。

首先,经过改革开放前3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走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变还是不变?主动求变还是被动应变?当前,部分地区制造业在国内成本高企和国外出口趋弱的双重挤压下出现了明显的疲软,再依靠原先粗放式的发展路径显然已不可能再现爆发式的增长。况且,那些依靠钢铁、煤炭等重化工产业的地区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还得承受“去产能”所带来的阵痛。面对这些困境,究竟是走老路、拖一天算一天,还是毅然告别辉煌、直面坎坷的转型之路?这是摆在许多制造业企业和地方政府面前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其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被证明是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适应新形势谋求新发展的一剂良药。然而,近两年的“创业热”大都集中在互联网产业、信息服务业等新兴的虚拟经济中。相对互联网经济而言,实体经济往往前期投入大、投资回报周期长,难以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制造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对于创业者吸引力并不大。“创业创新”虽然有力地拉动了我国经济的整体发展,但要对实体经济产生明显推动作用尚需时日。此外,虚拟经济高成长性和巨大的财富效应吸引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和社会资本,使得实体经济的发展“雪上加霜”。

再次,除了土地、厂房、人力、原料等显性成本的高企,实体经济还需面对诸多的技术门槛和政府监管。对于制造业企业而言,质量、标准化、知识产权等要素对产品和生产都至关重要。初创企业必须严格按照国家法规做到位,才能使产品合法地在市场上销售,而成熟企业则在技术、质量等方面需要更多积累,不断保持和提高自身的行业领先地位。从政府角度来看,主管部门对于制造业质量、安全、标准化等方面的监管早已驾轻就熟,但是对于技术新、门槛高、变化快的新兴业态,还来不及为其套上制度的“马鞍”和“马辔”。而一些互联网等新兴行业企业往往不从事物理产品的生产制造,虚拟的业态模式使其无需在应付政府监管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无疑为虚拟经济提供了快速增长的土壤,这显然是实体经济可望而不可及的。

面对蓬勃的互联网经济和艰难的实体经济,是否就放弃实体而全部把宝押在互联网虚拟经济上呢?价值规律告诉我们,这一想法不可取。因为互联网经济的价值更多体现在提高“二次分配”效率上,只有实体经济才是真正创造价值的。以眼下最火的O2O模式为例,“饿了么”、“滴滴快车”、“摩拜单车”等互联网经济的翘楚们备受资本追捧,成为估值不断提升的“独角兽”。但与此同时,由食品安全、服务质量以及产品可靠性和寿命等带来的压力和成本,则往往是由平台上的一些实体企业默默承受,而事实上这些实体企业才是真正影响顾客体验度的要素。如果离开了食品、出租车、自行车这些实体产品和实体企业,互联网平台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应坚持以提高质量和核心竞争力为中心,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扩大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供给。为了改善实体经济的经营现状,扭转“实体冷,虚拟热”的局面,促进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均衡协调发展,笔者建议:

切实减轻实体经济领域创业企业的“隐性负担”

近年来,“降成本”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环节,各级政府出台多项减费降税的政策,为企业累计减负达1万亿元。蓬勃发展的众创空间也为初创企业在用房、融资等方面减轻了负担。党中央多次强调,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力度,切实降低企业成本。然而,对于制造业企业而言,除了要应对税费、融资成本等“显性支出”之外,在接受质量、标准化、安全、知识产权等方面监管时,还需付出大量的时间、费用和精力。面对这些“隐性负担”,制造业企业尤其是初创企业,往往因缺乏经验,一时疏忽而“中招”,轻则造成产品无法如期上市,重则面临罚款和停业整顿。对此,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创新管理理念、技术和方法,转变政府职能,优化公共服务,对创业幼苗善加呵护,更多地从方便企业、服务企业的理念出发,广泛宣传和普及相关法律法规以及政策措施,提高政策知晓度。同时,对于确因疏漏而初次犯错的企业,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尽量网开一面,少些处罚,多些提醒。

强化“互联网+”企业的质量和知识产权意识,促进其更稳地健康发展

“互联网+”让不少制造业企业重获新生,但不少企业在发展初期,一味按照互联网企业的“烧钱”扩张模式,热衷于快速抢占市场和用户,却忘记了自己实体制造业企业的身份,疏忽了对产品质量和知识产权保护的关注。以共享单车行业为例,在短短一年中就有数十家创业公司“雨后春笋”冒出。根据第三方咨询机构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截至去年底,各大平台在全国投放的单车数量近150万辆,总用户规模近2000万。然而,在产品质量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大部分企业的行动速度和力度远逊于其市场推广营销,造成行业内肆意抄袭和简单模仿现象严重,随意停放的非故障单车和乱堆乱放的故障单车正成为城市新的“牛皮癣”,给城市综合管理和市民安全出行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政府相关部门应当深入研究新业态企业的运作模式。在想方设法将质量意识、标准化意识、知识产权意识导入创业者脑中、让其在规则中前行的同时,对于恶性竞争现象,应当及时约谈相关企业,甚至采取行政强制手段,避免由此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

对正在转型的企业和坚守本业的个人,应当加大舆论宣传力度,内容要多些“工匠”色彩,少些“财富”味道

眼下不少媒体,言及成功企业必谈“市值”,言及成功企业家必谈“身价”。振兴实体经济,媒体义不容辞。除了宣传企业创造的高额财富之外,还应借鉴别国的经验和做法,多关注企业家隐忍坚守、百折不挠的心路历程。例如,创立特斯拉汽车公司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被誉为美国当代的“钢铁侠”,媒体长期宣扬其执着向上、发愤图强和精益求精的精神,使之成为继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之后又一位激励国民的偶像人物。为了能吸引更多年轻一代的精英人才投身制造业,媒体有责任推介中国人自己的马斯克、乔布斯和盛田昭夫,树立起青年人向往和追赶的目标。如此,才能在全社会营造既尊重创新创业时代弄潮儿、又推崇立足本职爱岗奉献劳动者的良好氛围,推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协同发展。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