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风险、收益与策略选择

民企的参与,可以更好地扩大企业外部市场规模,提升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能力,促进企业获取更多的跨国经营收益。特别是在国内外延型投资边际收益大幅度下降背景下,鼓励民企参与,不仅有助于推动企业拓展外部市场,而且有助于企业获取更多、更大外部推动效应,提高投资的收益率,实现民企的更好更快发展

民营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收益效应明显。归纳起来,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从国家、民族发展角度看,民企的参与,可以使我国经济社会获得新的更大进步与发展,使中华民族获得更加团结和更加健康的成长。这既是我国倡导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基本目的,更是我国民企参与其中的重要使命。

第二,从民营企业发展角度看,民企的参与,可以更好地扩大企业外部市场规模,提升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能力,促进企业获取更多的跨国经营收益。特别是在国内外延型投资边际收益大幅度下降背景下,鼓励民企参与,不仅有助于推动企业拓展外部市场,而且有助于企业获取更多、更大外部推动效应,提高投资的收益率,实现民企的更好更快发展。

第三,从技术外溢效应角度看,民企的参与,不仅有助于企业有效转移多余产能和生产技术,而且有助于企业通过这种转移寻求更多、更新和更高技术替代,并由此大幅度提升本企业生产技术创新能力和新技术、新工艺的选择与应用能力,从而有助于企业实现更大发展。

第四,从企业跨国经营角度看,民企的参与,不仅有助于更多民企顺利实现过去不曾设想、也未曾实施的跨国经营与跨国发展,而且有助于它们通过参与顺利成长为新一代跨国企业,并由此推动我国更多民营企业进入世界500强行列。  

民营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同样会遇到各种风险。归纳起来,笔者认为主要是以下三类风险:

一是“政治和政策”风险。这是最大的潜在风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都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从政局稳定性角度看,还是从政策连续性角度看,都与我国存在明显差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局乃至政府政策,常常会因为执政党的更替而发生较为剧烈的变动或较大幅度的调整。这种变动或调整具有不确定性,是企业参与过程中面临最大的、潜在的政治和政策变动不确定性风险。

二是“法制”和“宗教文化传统与习惯”差异带来的风险。这是基本风险。法制不健全、法制实现方式和路径以及宗教文化和传统习惯与我国的不同,是民营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必须面对和需要给予高度重视的最基本的风险。

三是民企参与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经营与决策失误风险。这是民企参与过程中面临的现实风险。一般来说,民营企业进行投资决策的谨慎度要明显高于公有制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但是,在“逆全球化”背景下,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不仅给我国企业发展空间拓展提供了新的选择机会,也给我国企业实现新的更大发展提供了较高的“外来红利”预期。这就难免导致一些企业盲目跟风、甚至草率决策等,并由此形成民企自身的经营与决策失误风险。

为有效规避民营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可能遇到的各类风险,就要积极引导民营企业着力做好以下基本策略选择:

第一,要尽可能提前全面了解、正确理解和深刻把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情、社情、民情、商情以及与这些国家相关的国际关系、国际惯例和国际交往规则。

第二,要把法制较为健全、主流宗教作用较为健康、社会环境较为稳定的国家作为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入手国。

第三,要从发挥我国后发优势实现经济起飞经验的角度进行逆向投资选择与决策,尽可能做到“抱团”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建设和发展。要把“抱团”投资建设各类“平台”,包括建设大型商贸市场、大型工业园区和以“互联网+”为技术支撑的电商平台等,作为参与建设的重点,以此谋求实现自身更好更大发展。

第四,要注意加强与我国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使馆和外交使节间的联系。通过他们更好了解和规避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中可能遇到的风险,保证企业在参与过程中实现持续健康稳定成长。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