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科技走出国门服务“一带一路”

打造农业科技走出去的新样板。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一批农业科技产业园区,支持科研院所、农业企业参与园区建设和运营,形成农业科技和产业发展的示范效应。加大我国在亚非拉国家建立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的力度,并与有关国家合作,共建国际联合实验室。建设农业科技走出去的研发与服务平台。立足新疆、云南等中西部前沿省区,重点围绕粮棉育种、节水灌溉、林果加工、畜牧养殖、农业机械等领域关键技术,建设国家级综合性农业科技研发与服务中心,形成辐射“一带一路”的农业科技成果窗口和集散地

农业交流和农产品贸易自古以来就是丝绸之路的主要内容。当今,农业仍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他们对解决粮食保障、贫困、营养问题极其关注,开展农业合作是沿线国家的共同诉求和愿望。加强农业科技交流合作是农业合作的重点任务之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科技取得了很大发展,一些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许多农业综合技术非常适合发展中国家应用。因此,加快我国农业科技走出去,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分享,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有利于开辟我国农业国际合作新格局,为沿线国家以至全球农业发展和经济增长作出更大的贡献。

目前,以中国农业科学院为代表的中国农业科技已经有60多项新技术和新产品实现了走出去,涉及亚、非、美、欧150多个国家。举例来说:

一是绿色超级稻为亚非国家粮食安全作出贡献。通过杂交育种、分子标记、基因聚合等新技术,为亚非国家培育了近70个优质高产、适应性强的绿色超级稻新品种,大多已投入实际生产。绿色超级稻在亚非国家的推广总面积达到210万公顷,其中非洲45万公顷,东南亚170万公顷,普遍比当地品种增产20%~30%。

二是“中棉系列”棉花新品种助力中亚农民增产增收。目前在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推广棉花优良品种,中棉系列品种在吉尔吉斯斯坦推广面积超过15万亩,提高棉花单产60%以上。同时,棉花新品种也在苏丹和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得到推广。

三是生物防治技术开启海外推广应用。现已有多项技术推广到非洲和东南亚国家,在缅甸、老挝建立以生物防治为主的水稻、玉米害虫综合治理技术体系,建设赤眼蜂生产设施,并培训了相关管理技术人员和农民,累计示范推广各10余万亩。同时还开辟了生物农药海外市场。

四是动物疫苗和防控技术致力控制跨境传染病。中国农科院以禽流感、口蹄疫等为重点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合作研究,提供动物疫病防控先进技术、培养专业人才。高致病性禽流感疫苗已稳定出口埃及和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口蹄疫疫苗和诊断制剂等已出口乌克兰、立陶宛、越南、缅甸、朝鲜、蒙古、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家。

五是农机装备技术输往东南亚和非洲国家。中国农科院与国内有关企业合作,向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出口畜禽水产养殖、饲料加工等装备,向亚非国家出口作物耕作、植保等装备,并提供长期技术培训与服务。

同时,我们还广泛开展了“一带一路”国家留学生培养、农业技术人员培训、高层次科技人才交流等工作。搭建系列海外农业公共信息平台,利用农业遥感开展重点区域和国家主要农作物估产监测和全球耕地资源监测,为农业走出去提供信息服务。

总体而言,现在农业科技方面的国际合作还是初步的,还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下一步,按照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农业合作行动的要求,充分利用与沿线国家已有的双边多边合作机制,秉承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以农业科技交流合作为先导,打造农业合作大通道,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联动发展。为此,笔者认为,应进一步加强以下几项工作:

加强对农业走出去企业的科技支撑和信息服务。建设全球农业数据调查分析系统,运用多种方式开展重点国家、品种和环节的数据调查,进行农业大数据分析。立足农业科技成果转化和知识产权交易平台,提供农业科技成果和农业新技术服务。加强政策创设,完善支撑农业走出去的政策体系。

探索农业科技走出去的新模式。进一步探索科研院所与企业联合提升境外农业投资项目的科技含量、利用国际组织平台和项目搭载科技成果应用、吸引国际金融资本带动科研能力和科技成果走出去、转让科技产品代理权拓展海外市场等方式,推动农业科技更多更好地走出去。

打造农业科技走出去的新样板。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一批农业科技产业园区,支持科研院所、农业企业参与园区建设和运营,形成农业科技和产业发展的示范效应。加大我国在亚非拉国家建立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的力度,并与有关国家合作,共建国际联合实验室。

建设农业科技走出去的研发与服务平台。立足新疆、云南等中西部前沿省区,重点围绕粮棉育种、节水灌溉、林果加工、畜牧养殖、农业机械等领域关键技术,建设国家级综合性农业科技研发与服务中心,形成辐射“一带一路”的农业科技成果窗口和集散地。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