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新兴产业推进农业现代化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壮大新产业新业态,拓展农业产业链价值链”,以及“强化科技创新驱动,引领现代农业加快发展”。当前,如何进一步利用新兴产业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推进农业向现代化转变,实现新兴、传统行业两者的互利双赢,笔者思考和建议如下:

提升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在农业的应用。随着“大数据”时代来临,农业也需要向智慧化升级。在美国,很多新出厂的农业设备都配备了传感器,监控农作物生长,并收集包括天气变化、土壤条件、种子、化肥、病害虫和疾病等数据。同时美国政府的网站还整合了植物基因组学、市场作物的期望价格、市场供需情况等数据信息。根据美国农场局联合会的调查,超过六成农民使用了经过整理分析的数据,令种子、农药及肥料的成本节省了15%,同时提高了13%的产出。日本也正在推进透过云端技术与大数据开发智慧农业支援系统,提高农作物的品质和生产效率,抵抗老龄化程度加剧及进口农产品对当地农业造成的冲击,相关企业纷纷在此布局。在国家将食品安全提升到战略高度的今天,需建立基于物联网的二维码技术对农产品的追踪溯源,跟踪从产地、加工,到运输、批发、销售的每一个环节,令企业有效控制农产品的品质,并了解消费者需求;同时消费者可掌握食品生产、质检、物联等信息,放心享用;监管部门也可更有效介入。

发展生物育种、农产品精深加工。以色列全国有一半以上国土被沙漠覆盖,自然资源特别是水和耕地极度缺乏。先天的不足以及科技强国战略催生出了先进的解决方案,通过生物育种技术改进了作物适应能力,以及单位时间内作物的生长速度,不仅实现农产品自给自足,还成为高附加值经济作物的出口大国。我国人均耕地面积仅是全球平均水平的40%,人多地少,且水资源匮乏。我国的巨大市场和以色列的先进农业技术可以带来巨大协同效应。而生物育种作为农作物增产的重要途径,关系着国家粮食安全,也能够驱动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型发展。“推进生物技术培育新品种产业化,形成以企业为主体的生物育种平台”已经被写进了“十三五”规划。笔者认为,应该通过加强与以色列企业的合作,发展符合我国国情的生物育种应用技术。在农产品加工上,也要结合先进的技术,积极创新,挖掘农作物潜在价值,提高转化率和产品附加值。和中国同为稻米生产和消费国的日本,就已经开发了超过300种稻米精深加工技术,产后加工增值近4倍。不仅根据市场需求加工成了方便食品、营养品、调味品乃至化妆品,加工后产生的米糠还实现增值60倍以上、稻壳和谷物胚芽则分别增值3倍及10倍以上,可谓物尽其用。农产品的精深加工同样是重点发展的新兴产业,将直接实现农产品的转化增值,提高综合收益。

以金融作为支撑提升传统农业。实现农业现代化,包括以上种种高新技术的研发应用,离不开资金的支持。一直以来,融资困难阻碍了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步伐。成立以市场化、专业化、国际化运作,同时符合我国国情的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提供多元化融资渠道,并协助优化财务杠杆结构,带动社会资本更多地关注、支持农业行业。目前国内企业融资主要依靠银行贷款。过度依赖银行贷款会减弱企业抗风险能力,若信贷政策出现收缩,加息周期来临等,将会增加银行融资的难度和资金成本的压力。基金还能够对具潜力的中小型农业企业进行整合,使其形成规模,获得融资能力、研发能力及话语权。同时,农业基金可利用其全球、全国行业资源,帮助企业引入合适的战略合作伙伴,引进国内外先进管理和技术系统,与同业建立战略联盟,更快速将成熟的新兴科技应用于农业生产中。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