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面临的问题与对策

当前,我国农业发展数量与质量、总量与结构、成本与效益、生产与环境等方面问题依然比较突出,制约了农业经济的发展。笔者认为,在经济新常态下,农业的发展要求提高农业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使农产品供给数量充足、品种和质量契合消费者需要,真正形成结构合理、保障有力的农产品有效供给。

农业产品供给与满足社会消费存在结构矛盾。在社会食物消费结构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传统的农产品供给结构与消费需求升级之间供需平衡问题越来越突出,甚至出现了“生产的卖不掉,需要的买不来”的现象。一是有效供给不足和结构性过剩并存。主要反映在供给和需求不匹配,一方面有大量的缺口,另一方面有大量的过剩,这样一种资源的错配,是供给侧最突出的矛盾。二是现有供给的结构不适应国内消费需求对品种品质和质量安全的要求。

当前,我国农业生产相对滞后主要表现在偏远地区农业基础设施落后,交通、水力、电力、信息工程建设有待加强;农业内部种植结构不优、发展不快,种养业结合不紧,产业链不长,一二三产业融合度不高;年轻农民流失严重,农业生产缺少改革与创新的主力和优势,新型农民经营规模不大、不强,典型示范带动作用有限;农业生产区域结构不合理,缺乏差异性生产与特色生产,对品种、品质和品牌建设重视不够,导致总量有余、优质农产品不足;受国际市场影响,国内粮食市场出现阶段性、结构性、区域性过剩,粮价下跌,种粮效益下降,种粮大户积极性受挫。应采取农、林、副、牧、渔等相关领域布局的合理调整,采取规模生产、产业发展、环保利用、高效增收、品牌营销的市场化运作模式,切实改变我国农业经济结构不合理的问题。

生产成本攀升导致农业产品供给竞争力下降。一方面,由于农业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支持有高风险低收益的特点,农村资本市场缺乏吸引力,社会的资本配置在缺少政策的导向下难以引向农业生产领域。另一方面,主要表现在农产品的成本处在一个上升通道,尤其是人工成本、土地租金的上升,使我们的农产品在全球丧失了竞争力。最重要的例证就是,最近几年国内玉米在临储政策支撑下大量生产,但价格很高,国内消费需求就转向了进口替代产品,包括高粱、大麦、玉米。

为此,笔者建议:

遵循经济规律,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利用市场信息和市场办法引导、指导农业生产,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应大力调整优化农业结构,树立大农业、大食物的观念,按照规模化经营、标准化生产、品牌化营销的要求,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推进粮经饲统筹、农牧渔结合、种养加一体、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在稳定粮食产量和产能基础上,构建粮饲兼顾、农牧结合、循环发展的新型种养结构。从宏观上要求立足资源禀赋和市场,优化农业生产力布局,形成优势产业带。从微观上调结构应因时因地制宜,根据需求调品种、调品质。

加快消化过大的农产品库存量,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降低成本、提升效益。首先要改善农业供给上的薄弱环节,促进农业生产由数量为先转到质量数量并重上来,着力提高农业供给质量、效益和安全水平;其次要推进资源节约降成本,农业发展方式要从过去“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产出”的模式向“低投入、低能耗、低污染、高产出”的模式转变,使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把市场需求作为先导,树立大农业、大食物观念,优化结构,实现农产品供需平衡向高水平跃升。加快构建与市场需求相适应、与资源禀赋相匹配的现代农业生产结构和区域布局,规划好区域内农业发展的目标和政策引导;着眼产业培育,帮扶企业完善产业链条,发挥多种形式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引领作用,大力培育主食产业化龙头企业,促进粮食流通与精深加工转化,完善农业产业体系,实现“绿色一产、低碳二产、休闲三产”的融合;要加快实施“互联网+现代农业”,形成农村与城镇生产和消费市场和谐发展新格局。

农民是实施农业供给侧改革的主体。各地可根据经济发展情况与农民合作组织建设情况,着重培养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的骨干力量和带头人。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和各类合作社是农业新技术、新品种的主要应用者,合作社是农业转方式、调结构的先行者,应深入推进示范社创建,实行动态管理、优胜劣汰。着力打造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依靠龙头企业推动农业生产不断向优势区域集中,把产业链、价值链等现代产业发展理念引入农业,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