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中梗阻” 畅通“微循环”

—— 关于提振民营企业发展信心的建议

受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和国内经济“三期叠加”等因素影响,总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并存的格局仍在持续,民营企业面临资金紧张、需求不足、成本上升、利润下滑等生存困境,部分民营企业家出现信心不足的苗头。安徽省工商联开展的问卷调查显示,受访企业对2017年宏观经济走势、所处行业发展走势、企业发展状况认为乐观的分别为61.3%、65.9%、73.9%;对经济发展形势预期的信心指数为7.16分(满分为10分)

受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和国内经济“三期叠加”等因素影响,总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并存的格局仍在持续,民营企业面临资金紧张、需求不足、成本上升、利润下滑等生存困境,部分民营企业家出现信心不足的苗头。安徽省工商联开展的问卷调查显示,受访企业对2017年宏观经济走势、所处行业发展走势、企业发展状况认为乐观的分别为61.3%、65.9%、73.9%;对经济发展形势预期的信心指数为7.16分(满分为10分)。

分析部分民营企业信心不足的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生存压力较大。据本次问卷调查,2016年末与2015年末相比,有23.7%的企业营业收入出现下降,有26.4%的企业净利润出现下降,有82.9%的企业营业利润率在10%以下。二是资金制约明显。一方面,经济下行,银行信贷紧缩,慎贷惜贷压贷情况较多;另一方面,政府性基金的规模和覆盖面有限,政策性担保手续有待进一步简化,融资难仍是企业当前发展最主要的瓶颈之一。据本次问卷调查,安徽省有69.2%的企业有资金缺口。三是综合成本高昂。据调查,2016年末与2015年末相比,认为原材料总成本增长的占75.8%,下降的占5.5%;认为用地成本增长的占42.9%,下降的占2.2%;认为用工成本增长的占81.1%,下降的占3.3%;认为融资成本增长的占50.8%,下降的仅占10.5%;认为税费成本增长的占39.2%,下降的占15.5%。调研中企业还反映,一些具有垄断性质的经营性收费偏高,中介服务收费存在不规范问题,加重了企业负担。四是投资空间有限。比较理想的投资项目不多,客观上存在“有钱难找好项目、小钱难办大项目”的现象。问卷调查显示,在问及企业投资时,因民企身份被单独设置附加条件、被排除在外的分别占28.52%、6.36%;在问及企业是否参与过PPP项目时,回答参与的仅占7.69%。五是转型升级困难。据本次问卷调查,受访企业已成功转型的仅占8.5%,14.8%的企业不想启动或不愿启动,17.3%的企业认为无法转型升级,2.3%的企业转型升级失败。六是发展环境焦虑。不少企业反映,在反腐高压态势下,一些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为了避责而不作为或不主动作为。

鉴此,笔者建议如下:

有效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是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推动商业银行总部层面加大对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信贷支持力度。推动完善和改进对民营企业的资信评估制度,积极创新适合中小企业融资的金融业务和产品。二是加大对银行金融机构的考核、激励力度,建议政府对中小微企业信贷投放量较大、执行利率较低的银行实行奖励或减税政策,引导银行加大对中小微实体企业的信贷投放。三是落实信贷业务尽职免责制度,完善尽职免责标准,制定实施细则,对因客观因素形成不良贷款者,实施尽职免责。四是建立合理的银担合作风险分担机制,推广新型政银担合作模式,营造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五是继续优化融资担保、小额贷款行业政策,从国家层面鼓励政策性融资担保公司进一步充分发挥作用,为中小微企业提供优质、低成本融资担保服务。适当调整小额贷款公司资本金与外部融资1:0.5的限制,视其经营状况逐步放大。六是加快组建民营银行,从根本上解决金融供给不足问题。七是按照政府出资引导、企业自愿参与的原则,建立中小微企业救助基金,为中小微民营企业提供应急救助服务。

着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加大减税降费力度,研究解决营改增试点后部分行业税负加重问题;继续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精简审批事项,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阶段性下调社保费率,降低人工成本;扩大电力直接交易范围,推动大用户直供气试点,解决商贸企业峰谷电价实施后用电成本不降反增问题,降低企业用能成本。

推进民间资本参与混改和PPP项目。坚决打破各种对民间投资制造隐形障碍的“玻璃门”“弹簧门”现象,让企业有意愿、有信心、有机会投资。一要建立民间资本参与混合所有制、PPP项目的清单制度和容错机制,从思想上、制度上消除有关部门的后顾之忧。二要加大优质项目向民间资本的开放力度,激发民间资本参与的积极性。三要健全PPP模式部门协调机制,通过完善价格政策,采取财政奖励、运营补贴、投资补贴、融资费用补贴等方式,构建合理有效的PPP项目投资回报机制。四要建立科学合理的权益保障机制,既要维护民间资本投入后的平等待遇和合法权益,又要保障好民间资本的利益在受损的情况下有合理的解决渠道。

激发企业的创新创造潜能。完善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机制,建立产学研合作风险补偿基金,激发创新动力;加快改革科技成果产权制度、收益分配制度和转化机制,完善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的激励机制;加快改革科研项目管理机制和经费分配机制,引导科技资源向企业倾斜;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提高知识产权申请、维护费用的财政补贴标准,营造支持创新、宽容失败、开放包容的良好氛围。

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一是建议在国家层面出台《关于推动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若干意见》,规范政商“亲”“清”交往,防止一些部门和一些人不作为或者不主动作为,解决“门好进、事难办”的问题。二是优化政策执行流程,加强具体执行部门间的沟通联系和协调配合,坚决防止上下不一、条块矛盾、管理掣肘的现象发生,消除“中梗阻”,畅通“微循环”,切实解决好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