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务理事马蔚华:用“狼性精神”做慈善

他曾经领导着中国最具品牌影响力之一的商业银行,以过人的胆识在资本市场“且歌且舞”。在他执掌的15年间,招商银行从一家仅有30名员工的深圳地方性小银行,发展至机构网点超过1000家、员工超过5万人的全国第六大商业银行,全球排名44。

他就是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常务理事、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中国最具创新意识的银行家之一。出人意料的是,马蔚华离开招行当天,就投入到公益事业,如今的他,已是公益组织的领导者。是什么促使他从商业领域转身,投身公益,这位金融界的领军人物又将给公益事业带来怎样的新思路?近日,马蔚华在深圳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谈公益,谈从业经验,谈对深圳发展的建议。

对于深圳,马蔚华充满自信,“金融与科技的结合,会是深圳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深圳汇聚了最新技术、国际资本和最佳人才,深圳的发展后劲将会是整个中国最好的。”

timg

收获内心愉悦

卸任行长投身公益和教学

马蔚华回忆,早在招行任职时期,自己就已经广泛涉足公益事业。招行很早就发布了企业社会责任书,走在全国上市公司前列。招行在云南省两个县的扶贫工作至今已近20年,每年派出4位支行行长去当副县长,帮助当地百姓脱贫致富,力图实现“从输血到造血”的转变。

“有一次我到云南大学讲课,一群学生跑上讲台说,我们都是你的员工。”原来这些孩子都是招行培养上大学的。令马蔚华记忆深刻的是一位名为臧金贵的支行行长。1999年,臧金贵代表招商银行赴楚雄州定点扶贫,挂职担任永仁县副县长。2000年4月23日,臧金贵从扶贫项目——直苴希望小学建设工地返回,突发脑溢血,终因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年仅49岁。

“臧金贵追悼会那天,整个县城几乎万人空巷,许多人从很远的地方来祭悼他,有的农民在灵前放声哭泣。”马蔚华告诉记者,臧金贵生前四处奔波呼吁,为县里希望小学工程争取到启动资金;他和其他同事一道为永仁县引资10余项共达800余万元;他通过调查研究后实施的“济困助学工程”,共扶持特困中小学生288名、大中专生8名。后来,云南当地把臧金贵的事迹排成彝剧,还在直苴希望小学建起了臧金贵纪念碑。

“这件事给我的触动很深。我干企业这么多年,在招行整整15年,眼看着招行成长起来。后半生想干点别的事,既对社会有意义也能让自己觉得愉悦的事。”马蔚华回忆,其实当时有很多企业和机构高薪聘请他,但他都婉言谢绝了,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他,决定在人生的下半段开始一段不一样的征途。

2013年从招商银行行长任上退休后,马蔚华一直担任壹基金理事长至今。2015年11月,马蔚华出任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该学院由比尔·盖茨、牛根生等五位中美慈善家联合倡议成立。学院致力于提升中国公益教育专业化水平,促进公益慈善领域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推动全球慈善事业改革创新。

投身公益,在马蔚华看来,是一种别样的人生体验。15年行长经历,每一天都面对着巨大的经营风险,承担着重大责任和业绩指标。他认为15年已“过足了瘾”,这期间,他将一家银行做到了世界500强,接下来应该做点别的事。

“人生就是百八十年,不能老做一样的事,”马蔚华说,“做公益,心里很愉快,不像做商业,每天都背负着风险和责任的压力,做公益挺有意思的。”

卸任行长以后,马蔚华经常到学校里传道授业,目前担任20多所大学的兼职教授,还经常在清华五道口、中欧、长江、交大安泰等商学院给中小企业高管上课。他认为走上讲台不但是传授自己的经验与教训,更能从年轻人身上吸取许多有益的东西。“学生提的问题,基本是前沿问题;媒体关心的问题,基本是热点问题。如果你能把前沿问题和热点问题都把握住,你的思想就不会落后。”马蔚华说。

倡导“狼性精神”

用企业管理理念做公益

投身公益事业后,银行家背景的马蔚华提出“公益+金融”的理念,通过慈善信托、公益创投、社会影响力债券等推动公益事业发展。马蔚华认为,全球的公益事业在转型,非常重大的发展趋势是公益组织向现代企业管理转变,实现公益和金融的结合。

“商业银行追求利润最大化,股东回报率最大化,公益事业追求的是解决社会问题,推动社会效益最大化,这两个机构的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但二者却可以有共同的管理模式。”马蔚华说。

马蔚华详解了他眼中的公益组织运营方式:用现代企业的理念和模式管理基金。他认为,不管是做公益还是做金融,都要控制成本,都要提高资金使用率,都要控制风险,这就是两者的共同点,也正是他轻车熟路之道。

“我把公益慈善组织比作一个商业银行,我们每天都在寻求捐款。”马蔚华说,“人人公益,这就相当于零售业务。NGO组织用钱要防范风险,如果把钱用出问题了,就是我们最大的风险,别人就不信任我们了。于是我们建立了资产负债、内审、外审、信息披露制度,激励和约束机制也在探索。”

“传统慈善机构对新的变化了解不足,对市场竞争没有概念。”马蔚华认为,开放意味着竞争和机遇,做公益也必须有“狼性精神”。他在公益组织也开始推行过去在招行的做法,把下属推到市场一线,让其一家家银行、一个个平台宣传自己,展开营销。谁的市场形象好,谁的品牌好,谁的效果好,谁的公益平台就有吸引力,市场资源就会向之倾斜。结果就是参与竞争的公益组织能更好地为被捐款人服务,设计更好的公益产品,减少风险,提升社会服务能力,最终惠及更多的人,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马蔚华说,这正是未来中国公益事业活力的一种体现。没有竞争就没有活力,公益不应是一潭死水。“这在美国就已经很普遍。有竞争,才有创新,才有活力,才有高质量和效率。”

“当前经济发展有两个特点,一边是财富急剧增长,一边是环境破坏、贫富差距拉大。解决这些问题,最好的方式是,让这些创造财富的企业,从一开始起步时就将财务指标与社会影响力共同作为发展目标。”以此为目标,马蔚华积极推动“影响力投资”在中国的发展。影响力投资也称为社会价值投资、社会效应投资,是指在投资过程中不仅考察财务收益,也要考察投资项目的社会和环境影响。

他认为,企业只是单纯追求利润,确实可能获得很高的经济回报。但是这样的公司,在未来是不会获得广泛认可的。随着影响力投资理念的形成,投资者也会通过“用脚投票”的方式,在资本市场表达对企业除经济效益以外社会价值的评价。

“所有的社会难题,只有把它变成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才能彻底得到解决。”在采访中,马蔚华好几次引用美国学者德鲁克这句话,而这正是影响力投资的意义。“以美国为例,多米尼400社会指数是第一个以社会性与环境性议题为筛选准则的指数,从投资者认可角度来看,已经跑赢了标普500指数。”马蔚华说,“影响力投资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标准。我们正在准备推出中国的社会影响力投资指数,从无到有,任重道远。”

01 02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