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杨凯生:转变经济发展理念 打造现代化金融体系

timg

十九大报告”以及十九大后的政策信息无疑清晰地解释了新的金融改革路向,其特点是,在防控住风险的同时,继续深化改革并努力扩大对外开放。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探索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等方面的协同发展路径。现代金融体系作为现代经济体系的核心和基石,应该有更高度的市场化、更高度的科技融合,更开放的特征。在此背景下,在浙江省政府的支持和指导下,浙江举办“钱塘江论坛”,旨在进一步聚焦全球化资本、人才、科技等要素,提升浙江金融和产业互动对接、创新发展的能力,助推环杭州湾大湾区、钱塘江金融港湾和“一带一路”国际新金融服务枢纽的建设,为中国建设现代化金融体系提供持续的动力。在论坛举办之前,本刊记者与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原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进行了独家对话,针对如何打造现代化金融体系以及钱塘江论坛的举办意义,杨凯生为我们带来了独到的见解。

浙商金融家:“钱塘江论坛”旨在推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促进金融和产业协同创新、互动发展,您对浙江设立“钱塘江论坛”目的和意义的理解及独到诠释有哪些?

杨凯生: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具体就是要探索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等方面的协同发展路径。在这个时候,浙江省打造钱塘江论坛,探索现代新金融的内涵,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浙江是经济大省、金融大省,浙江的贷款余额位列全国第四。浙江也是商品交易大省,无论是实体交易量还是电商交易量,都排在全国前列。浙江还是一个外贸大省,外贸净出口量占比排名全国前列。

作为一个经济大省,浙江正在面临经济转型升级、结构优化、发展动能升级的阶段,在这样的过程中打造钱塘江论坛这样的一个平台,对于吸引人才、集聚智慧、交流经验、沟通信息,更好地推动金融的创新和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我对钱塘江论坛充满期待。

浙商金融家:你认为打造现代化金融体系的重要性如何?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金融体系应该是怎样的?

杨凯生: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转变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是全党面临的艰巨任务。报告中进一步分析了我国的经济已经由高速发展转变为了高质量增长的模式,到了要转变发展方式,进一步调整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增长动力的攻关阶段。在这个过程中,金融业如何适应并建设现代化金融体系,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我认为钱塘江论坛的打造,能够让更多海内外的专家学者、金融业工作者、理论研究人员集聚一堂,研讨什么是现代金融体系,探讨金融如何才能落根实体经济,探究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如何协同发展,这是一个前景非常广阔的平台。

在我看来,首先,现代金融体系应该包括金融市场主体架构,也就是现代金融的组织架构。金融主体在日益多元化,如何适应现代经济的需要,是现代化金融体系应该考虑的;其次,现代金融体系还应包括现代监管调控体系,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要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双支柱调控框架,这其中有许多工作要做;第三,现代金融体系要进一步推进金融和实体相互融合相得益彰,也就是金融要支持并服务实体经济。当然这也不能简单理解为提供更多贷款和融资,要坚持三去一降一补,统筹协调,全面考虑;最后,现代金融体系一个重要的核心是要建立诚信体系,讲诚信、守契约,是现代金融体系不可或缺的部分。

浙商金融家:在金融科技领域,传统金融是否落后于金融科技公司,传统金融在新金融方面具有哪些优势?

杨凯生:近几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社会上出现了大批的互联网企业,其中不少涉足了金融业,因此好多人把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狭义地理解为互联网企业从事金融活动。我认为,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传统金融机构,利用互联网技术从事金融业务,也应该是金融科技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按照这个定义,那么金融科技中传统金融的交易量还是占主体地位的。2016年第三方支付的交易量是50多万亿元,将近60万亿,这个数字令人们惊呼:第三方支付发展得多么迅速!实际上,传统金融的数据远超这个数字,仅工商银行一家银行一年通过网络交易的金额对公就达到2900万亿,对私业务将近100万亿。因此,不要简单地去比较体量。传统银行发展了几十年,积累了那么多的客户,交易量是巨大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银行可以漠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可以拒绝采用最新的科技技术。值得高兴的是,这么多年来,所谓的传统金融机构,并没有落伍,不管是追赶的还是领跑的,都在努力变革。

在科技创新方面,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企业都具有各自的优势。银行有一套经过了长期检验相对比较成熟的风控理念,比如贷前的尽职调查、贷中贷后的管理等等,都是银行一直以来保持的优势。这些年来,随着金融机构新技术手段的运用和数字化理念的进一步提升,银行在风控的手段和方法上已有了很大的不一样。

多年来银行积累了海量而且多维度的数据,这些数据不仅仅是单纯的交易数据。银行有大量的结构性和非结构性数据,比如社交行为数据,交易型数据等。当一个客户在银行发生交易行为,我们对客户是有整体画像的,例如客户的存款资金转换为理财产品或者转换为贵金属产品这些行为本身也已经被记录下来。

浙商金融家:您认为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之间的竞争到最后会形成一个怎样的发展态势,如果需要互相融合,又应该着重在哪些方面?

杨凯生:现代化金融体系的建设,需要各方的努力去推进,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不要强调谁强谁弱,谁会淘汰谁,谁会颠覆谁,而是应该主张互相合作,互利共赢。

从理念上来说,传统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文化是比较稳健的,这也往往会被看成保守和落后。但是,做金融不能忘记你是替人理财,受人之托,金融机构不能用别人的钱去做冒险的尝试,管理好别人的钱,要尽到自己的职责。所谓的场景营造和简单地通过让利增加客户粘性,并不完全适用于银行的核心理念,这一点互联网企业需要从银行借鉴和学习。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对市场高度敏感,高度重视客户体验,敢于突破传统陋习的创新精神,是传统的金融机构需要去学习和借鉴的。

从技术上来说,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企业需要相互支持相互配合。比如现在网贷平台的第三方资金托管业务,就是典型的相互支持,目的都是为了让社会公众能在正常条件下享受到更好的金融服务。传统的银行要更自觉地往前看,自觉地顺应现代科技大潮的发展,在坚守基本经营理念的前提下,更主动地采用互联网技术。互联网金融企业在高速发展过程中,要自觉地树立法治理念,自觉地接受监管的约束,就像2017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提到的,一般工商登记注册企业一律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法定金融业务,谁都不能无照驾驶。

浙商金融家:浙江的金融创新发展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您认为浙江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方面,应该采取哪些创新举措?

杨凯生:浙商的精神就是勇于创新,敢为人先。浙江金融要继续保持领先位置,健康发展,金融市场继续平稳有序进行,其中很重要的部分是要建设良好的诚信文化。浙江的企业、金融机构、社会公众,都要进一步树立牢固的契约观念,使得整个金融运行更加有序地进行,塑造良好的金融生态。

此外,浙江要做好总部金融。不少企业在这里设置了自己的总部。金融机构也是这样,除了中国的几大银行对浙江分行的重视程度都非常高之外,浙江也有许多在当地注册的法人金融机构,这一块要加大投入培育力度,让他们健康成长,与大金融机构相得益彰。在发展总部金融的同时,浙江的金融发展也要继续加强私募基金等其他机构的培育。总体而言,浙江已经具备很好的条件和基础,在十九大精神的指引下,在浙江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浙江金融业将会发展得更快更好。

值得强调的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内涵要完整的理解,不能简单地把贷款融资的满足度看做是金融机构服务水准高低的唯一标准。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融资是有条件的,要确保风险可控,也就是说要有借有还。坦率的说,有些企业资本性的投入,恐怕不是信贷可以解决的,应该通过更多的金融创新比如天使基金、风投等方式来解决。一个企业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所需要的资金性质是有区别的,应该来源于不同的机构,应该是不同形式的资金,不同的成本,具备不同的风控要求,提供不同的服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