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小康社会”发展战略为国家谋福祉

制定“后小康社会”国家发展战略,要充分关注未来经济发展面临的重大挑战。我国下一个40年发展的最大挑战,既不是“中等收入陷阱”,也不是“白发浪潮冲击”,而是“规模膨胀和资源总量供给瓶颈”

再过3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即将完成,我国将进入“后小康社会”发展时期。从1979年到2020年,是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个40年。这40年的国家发展战略非常清晰,语言表达直白明了,就是建设“小康社会”。

提出“小康社会”发展战略,在全党全社会产生了巨大的感召力、凝聚力和奋斗力,引领国家现代化全面起飞,经济持续发展,从一个低收入国家上升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成为经济总量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现在全党全民最关注的是,下一个40年中国怎么走?后小康社会的国家发展方向是什么?我们能否制定出一个像“建设小康社会”那样具有高度感召力、凝聚力、奋斗力的国家发展战略?这是考验和彰显中华民族智慧的大课题。为此,笔者提出如下建议:

制定“后小康社会”国家发展战略,要充分关注未来经济发展面临的重大挑战。我国下一个40年发展的最大挑战,既不是“中等收入陷阱”,也不是“白发浪潮冲击”,而是“规模膨胀和资源总量供给瓶颈”。到本世纪中期,我国人口将达到14.5亿,GDP规模会远超美国。有人概略计算,14.5亿人如按美国2010年的人均耗能水平构造现代经济体系,其所需要的石油、天然气和铁矿石等重要资源,将是地球现存储量的好几倍。这就警示我们,作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如果没有第一流的科技创新和第一流的效率水平,这样的发展模式不可能走得太远。

制定“后小康社会”国家发展战略,要充分关注和长远谋划隐性污染和生态治理。我国发展取得巨大成绩,也付出了沉重的生态环境代价。现在抓治理很有力度,但还要关注两个问题:一个是全面治理隐性污染,这种污染往往破坏力更大;另一方面,生态治理需要更长远的规划。以南水北调为例,20~30年调节供水没有问题,那么50年后呢?100年后呢?再看国内能源结构,煤、油、气、核和生态能源应该怎样布局?我们的国土生态治理应有百年之谋。

制定“后小康社会”国家发展战略,要充分关注遏制贫富差距扩大,提高共同富裕水平。应高度警惕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扶贫开发取得了重要进展,但即使2020年完成了7017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也仅仅达到国际最低贫困线标准。同时,农民工代际贫困仍在延续,追求社会公平正义任重道远。我们除了需要逐步提高扶贫水平外,更重要的是积极培育和扩大社会中等收入阶层,使其逐步占据社会主导地位;改革完善再分配制度;鼓励创业致富,但绝不允许以腐败为基础的富裕阶层野蛮生长。

制定“后小康社会”国家发展战略,要充分关注3亿农民工最后归宿的整体规划。现在就应将3亿农民工的归宿问题提上日程。在小城镇大量安置农民工家庭的方案出发点很好,但落实难度很大。小城镇生活成本低、进入门槛低,但就业机会和工资水平也低,公共教育和公共医疗水平更低。要改变这种状况,就需要国家在经济大格局上做大文章,如改变产业资源和公共福利产品向大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过度倾斜的状况,合理调整城市结构,重点发展布局合理的中小城镇,等等。

制定“后小康社会”国家发展战略,要充分关注市场模式的调整、改革和进步。我们建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取得了骄人成绩,但一些问题也需要重视,如行政垄断力量过大、充分竞争水平低、民资民企和国资国企的国民待遇差异、政府作用有待改善,等等。未来我国经济发展模式能否走下去,关键在于能否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所有制结构、国资国企定位和政府职能等关键问题上深化改革,既不走计划经济回头路,也不搞新自由主义,坚持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路。

我们期待在改革开放的第二个40年,能有一个更加具有感召力、凝聚力和奋斗力的发展战略,引领我们走向第二个百年辉煌。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