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好医学人才“引、育、留”三字经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强调: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将健康融入到所有政策。健康贯穿在人的全生命周期之中,促进健康应该成为全民、全社会的自觉行动,同时重视发挥医学人才健康守护者的重要作用。

当前,医学人才资源缺乏、发展不均衡,笔者从生、老、病、死——人的生命周期四个的关键节点谈起。

生:要“怀得上、孕得顺、生得好”。国家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给妇产科、儿科带来新的思考,并提出新的挑战。现在是“建档难、生育难”,此外有限的产科医生承受超负荷的工作任务和精神压力,以及不断出现的儿科“闹医慌”,这就要求,一方面要加大硬件设施投入,另一方面要注重产科和儿科等急缺专业医生的培养。

老:不应以年龄绝对划分,“80不老”,失能则为老。所谓的养老养的是老年病人,不是养的老年人,我所工作的北大医院就有多位八九十岁高龄的老医生还在出门诊、查病房。国内目前的养老和医疗分属两大体系,现有养老机构多采取“医养分离”照料模式,患病、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医疗供需矛盾突出。养老与医疗的结合,不是先有养老机构,再建家医院,就结合了。要实现两者的结合,养老机构本身就要设置医护团队,以解决养老者的健康需求,这样的团队我们还少之又少。

病:不要说看病难、看病贵,要说“看得上、付得出”。由于历史上形成的格局,百姓就医习惯多选择大医院,造成大医院医务人员长期高负荷,基层医院却门可罗雀。大医院医疗资源集中但也面临人才结构不合理,而基层医疗资源稀缺和不均衡已成为通病。尤其是县级医院的病理科、麻醉科等面临着人才的严重不足,这些“幕后”科室的人才滞后直接影响了医院的诊疗水平和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进程;基层的全科医学人才更是总量不足、结构不优、质量不够,也成为制约分级诊疗和家庭医生签约制度实行的严重瓶颈。

死:要“走得静”。要让生者理性地面对死亡,让逝者安详地离去,这里就要提“安宁疗护”。这是一个由医生、护士、心理师、社工等多方人员组成的团队,给予临终患者积极而整体的照顾,让病人不痛苦、社会资源不浪费。随着疾病谱的变化,推进安宁疗护不仅是迫切的社会需求也是重要的民生工程。目前,我国缺乏相应的准入标准和待遇标准,缺乏相应从业人员的培训机构和继续教育。

要解决这些问题,笔者认为应要念好医学人才“引、育、留”三字经。

一是政策鼓励“引”人才。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要服务于健康中国建设,健康中国建设不在高端,而在基层,必须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原则。分级诊疗“抓两头,放中间”。基层社区要“看好家、守住门”,大医院要“容得下,照顾好”。大医院的人才比较集中,现阶段重要的是建立以全科医生为重点的基层卫生人才培养体系。全科医生是我们基层医疗的“守门人”,因此,国家应继续加强支持全科医师的培养,通过政策倾斜、制度倾斜,吸引更多的医学生。

二是多措并举“育”人才。推进医教协同,建设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继续教育三阶段有机衔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临床医学人才培养体系。建议适当调整综合大学内医学院(部)的管理体制机制,在发挥综合性大学人文素质教育优势的同时,赋予医学院(部)相对独立的办学和管理权限,以及对附属医院的管理权,让附属医院真附属。适度调整医学院校的招生规模,对于较好的大学医学院(部)招生规模普遍较小的现象加以改善,对优质教育资源给予招生额度等政策倾斜,充分发挥优质资源的优势作用,培养高质量医学人才。国家卫计委优化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特别是对儿科、产科、病理科、麻醉科和精神科医生等本属于毕业后住院医规培阶段的培训加大力度,吸引更多医学毕业生进入上述的专业轨道,既关注当下又着眼长远。此外,做好医养结合、康复护理、安宁疗护等专业技术培训教育,积极支持发展相关朝阳产业。

三是优化环境“留”人才。对于医学人才,高中毕业生要“招得来”,医学院校要“培养好”,医疗机构要“留得住”。通过深化医改,让医疗行业有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让医务人员有职业自豪感和荣誉感,让更多的优秀高中毕业生选择学医,让更多的医学毕业生留在医生岗位上服务于社会。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