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军民融合向纵深发展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把握世界发展大势、立足国家安全发展大局,在继承和发展党长期形成的“军民兼顾、军民结合、寓军于民、军民融合”思想基础上,对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做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逐步形成了习近平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重大战略思想,成为新时期实现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重要科学依据。

2017年1月22日,中央政治局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由习近平任主任。这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立足国情,把国防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重大举措,是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军民融合的创新之路,把军民融合发展决策部署贯彻到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全领域、全过程。

军民融合战略关乎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战略问题是一个政党、一个国家的根本性问题。战略上判断得准确,战略上谋划得科学,战略上赢得主动,党和人民事业就大有希望。”基于此,中共十八大以来,国家确立了推动“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大战略,以及实施军民融合发展、创新驱动发展,建设海洋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等一系列重大战略部署,核心目的是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有效应对日益多元的安全威胁,更好地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提供战略指引、确立战略方向、明确战略抓手、巩固战略支撑。为此,有效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需要站在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高度重视军民融合发展与其他重大战略的协同推进、互为支撑和一体互动关系,妥善谋篇布局、勾画蓝图、规划部署。将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融入整个国家安全发展战略全局综合考量,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统筹实施,深刻表明习近平军民融合发展重大战略思想的核心要义,就是在党的统一领导下,着眼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服务支撑“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把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融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体系之中,筑牢安全和发展两大基石。

富国才能强兵,强兵才能卫国。经济建设是国防建设的基本依托,只有国家经济实力增强了,国防建设才能有更大发展。国防建设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任务,只有把国防建设搞上去,经济建设才能有更加坚强的安全保障,同时加强国防建设对经济社会发展也具有重要拉动作用。实践反复证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关系处理不好,就会走弯路、吃苦头。我们既不能走历史上有些朝代文盛武衰、国富兵弱的老路,也不能走当今世界有些国家穷兵黩武、搞军备竞赛最终拖垮国家的邪路。经过新中国成立60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发展,我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综合国力显著增强,这为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奠定了雄厚物质基础。

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是形势使然、历史必然。我国正处在由大向强发展的关键阶段。随着我国经济总量、综合实力不断上升,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和挑战也在不断增多。我们发展得越快,对外部的影响就越大,受到的战略反弹力就越强。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在国家总体战略中兼顾发展和安全,科学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在国防建设上,要努力缩小同世界军事强国的差距,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同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国防投入还是要服从这个大局。推进军民融合发展,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有利于增强国家战争潜力和国防实力。军队要服从整个国家布局,国家布局要充分考虑国防建设。军队要遵循国防经济规律和信息化条件下战斗力建设规律,自觉将国防和军队建设融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体系。地方要注重在经济建设中贯彻国防需求,自觉把经济布局调整同国防布局有机结合起来,同心协力做好军民融合发展这篇大文章,推动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良性互动,确保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实现富国和强军的有机统一。

主动形成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深度融合格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必须同心协力做好军民融合深度发展这篇大文章,既要发挥国家主导作用,又要发挥市场的作用,努力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是一个相互关联的有机目标整体,充分反映了我们党对当代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发展规律的深刻洞悉和把握,展现了现代国家统筹安全与发展的新思维、新理念。这是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总目标,也是军民融合将要形成的新形态、新布局,重点是明确规范政府与市场的地位、作用和功能,促进信息、技术、人才、资本、设施、服务等要素在军地之间双向流动、渗透兼容;实现由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军队保障、人才培养、国防动员等领域的融合向基础设施、海洋、空天、信息及国防教育、民兵预备役、边海空防管理等重要领域延伸;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激励多元力量、优质资源服务国防建设,做到一份投入、多份产出,实现经济效益、国防效益、社会效益最大化。

军民融合实质上是资源整合,整合的本质是利益调整,归根结底要靠“两只手”同时作用。用好“看得见的手”,需要在国家层面建立统一领导、军地协调、需求对接、资源共享机制,制定发展规划、完善政策法规,把重大融合建设项目统筹好、设计好、落实好;用好“看不见的手”,需要引入竞争激发活力,打破军工垄断体制、降低民企准入门槛、强化安全保密监管,确保资源投入有质量有效益。

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工程,是一项长期的艰巨任务。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军地双方都要深化认识,更新思想观念,打破利益壁垒,做到应融则融、能融尽融。必须以强烈的责任担当,凝聚国家意志,举全国之力,军地同心一起推动落实。

创新是军民融合向纵深发展的必由之路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军队创新纳入国家创新体系,大力开展军民协同创新,探索建立有利于国防科技创新的体制机制,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军民融合既是战略工程,又是创新工程;既要有战略思维,又要有创新思维和法治思维。强化改革创新,首先要打破落后、保守甚至狭隘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目前,推动军民融合的时代背景、环境条件等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只有解放思想、更新观念,跟上时代步伐和变革节奏,才能加快形成深度融合的新格局。

强化战略规划创新。首要问题是抓顶层设计,把国防和军队建设规划的宏观需求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并上升到国家战略层次。当前,一些地方军民融合的渠道还不够畅通,部队需求与地方资源之间还未实现互联互通和良性互动。要健全检查、督导和考评机制,严格落实责任追究制,加大检查督导力度,军地双方定期对融合发展的落实情况进行联合检查,并依法问责。

强化法治保障创新。完善配套政策法规制度,是助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基本保障。近年来,从国家到地方都相继颁布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军民融合发展的政策规定,但配套政策法规滞后、军民技术标准不衔接、军工领域“门槛”过高等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应加大法规建设力度,把军民融合发展纳入法制化轨道,加快出台保障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综合性法规,对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中的重大问题做出具体规范,促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工作科学化、法治化、规范化。

应建立健全科技军民融合顶层法律法规,加快推进军民融合综合性法律的立法进程,适时启动《国防法》修订,择机制定《军民融合促进法》,确保重大改革决策于法有据;依据顶层法律,做好与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不适应的政策制度的“立、改、废”工作,对以往制定的诸如经济动员、国防交通、军事采购与物流、装备科研生产等方面的配套法规进行认真清理,废除过时内容,及时填补缺失的内容,修订相互矛盾的内容,合并内容相近文本,建立协调统一的法律制度体系。

建议抓紧构建完备的科技军民融合政策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以机制和政策制度改革为抓手,坚决拆壁垒、破坚冰、去门槛,破除制度藩篱和利益羁绊,构建系统完备的科技军民融合政策制度体系,要弘扬军政军民团结的优良传统,汇聚起科技兴军的强大力量。”军民融合发展刚进入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的过渡阶段,正在经历一场打破原有体系和制度、重新划分各级组织机构职责权限和利益调整的深刻变革。原有单纯依靠政治动员、行政手段、经济手段、协调沟通以及决策者个人自觉性与影响力的办法,已经无法适应深度融合的形势需要。需要加快构建系统完备、衔接配套、有效激励的科技军民融合发展政策制度体系,发挥政策制度的权威性、稳定性、强制性作用,推进军民融合发展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从根本上破解改革与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与利益阻力,巩固与深化改革成果,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健全科技军民融合政策制度体系是一个全新的顶层设计和立法实践过程,关键在建体系、重协调、谋实效,规范、引导与保障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一是建立健全科技军民融合政策制度体系,加强政策制度制定过程中的统筹与协调。国家层面已经按照中央统管、统筹军地、全域覆盖、常态运行的思路,建立军民融合发展领导机构,逐步健全军民融合发展组织管理体系。未来还应充分发挥军民融合发展领导机构的统筹统管作用,加大政策制度制定过程中的统筹力度,着力解决法规不协调、不一致等问题。二是军事领域“内部”应重塑军事法规体系,适用同一部国家法律法规的,军方要主动修订纳入统一法律框架,不应再作另行规定。三是对于军地“结合部”,军地双方要联合出台政策,对合同履行、征地补偿、纠纷仲裁、奖励惩罚等敏感问题进行规范,确保相关工作有法可依、有序推进。

建立健全科技军民融合政策制度体系,还需要建立政策制度执行效果反馈修正机制。组织军地力量,构建政策制度执行绩效评估体系,对政策制度的实施效果进行常态化调研评估,及时反馈政策制度执行过程中遇到的新问题新情况,形成政策制度纠偏完善机制。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