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筹高校“双一流”建设与特色发展

2015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明确提出了着眼“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的中国高等教育强国梦。“双一流”建设为我国高等教育未来的发展制定了“三步走”战略。“双一流”建设提出以后,迅速成为全社会和各高校高度关注的话题,各地也纷纷出台了与国家“双一流”建设对接的方案,比如广东省财政投入80亿元、山东省投入50亿元、河南省投入31亿元支持“双一流”建设。可以预见,“双一流”建设将对我国高等教育未来的发展产生重大和深远的影响。

高校“双一流”建设方案提出来之后,一个很自然的问题就是:何为一流?如何评估?如何实施?

2016年8月6日,第31届夏季奥运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隆重举行。由于近年来巴西政局动荡不安,奥运场馆建设进度一再延期,大家对于里约的开幕式没有太高期待。但看完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后,大家普遍感到不错。高校学科评估与奥运会比赛很相似,都是每四年一次,相当于全国高校学科建设水平的大比武。在观看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的时候,笔者联想到了高校“双一流”建设的问题,油然而生以下几点体会。

第一,大学与学科的特色发展非常重要。里约开幕式上的文艺表演给人最深的印象是很有特色,“很巴西”。比如热情的桑巴舞表演、世界名模吉赛尔·邦辰走秀等。历届奥运会开幕式都极力彰显主办国的特色。各代表团入场时,服饰和表演很个性化,尽力在全世界面前彰显特色,入场的介绍词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该代表团水平最高的项目和运动员介绍出来。我认为,特色就是一流,特色没有高低之分,我们很难说北京、伦敦、里约的奥运会开幕式水平孰高孰低,虽然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的预算远低于伦敦和北京奥运会。

第二,一流大学和学科没有统一的标准。目前全世界几个著名的大学和学科排名机构的标准本来就不一致,同一个学校在不同排行榜上的位次有时候相差较远。美国US News甚至对于世界大学与国内大学排名使用不同的标准,前者科研权重很高,后者人才培养权重很高。美国西点军校是大家公认的世界军事名校,号称“美国将军的摇篮”,许多美军名将如格兰特、罗伯特·李、艾森豪威尔、巴顿、麦克阿瑟等均是该校的毕业生,但是西点军校的科研水平却并不太高。

第三,高校的学科评估应该分层分类。目前第四轮高校学科评估正在进行。笔者认为,目前的学科评估除了官方色彩太浓有违“管办评”分离原则,指标体系成指挥棒不利于特色发展,指标体系不稳定难以发挥“诊断器”作用、不利于新型和交叉学科的发展外,最明显的不足是没有分层分类评价,理工科评估指标体系几乎一样,也没有分层评估(博士点和硕士点学科一起评),不利于引导各学科特色发展。

比如交通运输工程一级学科,涵盖铁路、公路、民航、水运和管道五种交通运输方式。由于我国高铁和地铁过去几年发展很快,大项目和大奖都很多,大交通学科一起评估,铁道类大学当然占优势。如果“双一流”建设按照这样评估的结果只能择优支持,以应用型科研和人才培养为主的民航和海运类院校就会吃亏,但“民航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战略的行业”,而全国综合性民航高校只有一所。据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借鉴奥运会的组织形式改进高校学科评估工作。奥运会的比赛组织对于改进学科评估工作有重要启示,因为奥运会比赛项目的设置体现了分层分类评估原则。里约奥运会比赛项目分成大项(28个),分项(38个)和小项(306个)。奥运会比赛小项越多,则相当于学科评估中分层分类越细,评估对象越是具有可比性,越容易突出特色。此外在比赛项目设立、比赛规则制定的公开性、透明性和稳定性以及监督机制方面也值得学科评估借鉴。

按照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推动“双一流”建设。要把“扶优”和“扶需扶特扶新”相结合,优化重点发展学科的结构,把“双一流”建设和特色发展引导相结合,引导全国高校在不同层次、不同类型中争创一流。

“双一流”建设专家委员会的组成应该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行业高校、行业主管部门、高校外专家应有足够的比例,要把“扶优扶需扶特扶新”的方针落到实处并有足够显示度。此外,要充分认识ESI国际排名或第四轮学科评估的局限性,不能将它们作为“双一流”项目选择和绩效投入的唯一依据。

应统筹处理好“中国特色”和“世界一流”的关系,各行业高校也要统筹处理好“行业特色”和“入主流、上水平”的关系,这需要智慧和艺术。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