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经济增长新动力 推进新旧动能快转换

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经济发展驱动模式已发生深刻转变,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初显,创新驱动作用不断增强的同时,新旧动能转换亟待提速,经济发展转型升级进入攻坚期和提质增效关键期。因此,要改革创新,优化供需结构调整、重构经济增长新动力和新机制,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加快完成新旧动能转换,实现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统筹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和政策链,集聚链接全球高端创新资源,推动要素升级和优化配置,完善创新战略体系,不断深化创新驱动促进作用。一是要建设国家重大创新平台,突破引领未来重大关键技术,培育推进战略新兴产业;二是要激发各类人才创新创造活力,强化智力驱动,充分发挥人力资本创新源泉作用,实现劳动力素质升级与经济转型匹配,通过集聚竞争优势,激发发展活力,形成人才集聚、产业转型与经济社会互动良性循环格局;三是全面激发企业创新主体活力,推动创新创业生态能级跃升,积极发展平台经济、共享经济、融合经济、绿色经济等新经济,促进经济全面融合发展。

加快实施新工业化发展战略,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增强持续发展新动力。一是要加快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积极化解产能过剩。通过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倒逼落后产能退出;通过加快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减税降费等措施,打出“组合拳”;二是要实施新工业化发展战略,通过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新工业化为抓手,大力推进传统工业化向新工业化转变,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实现经济高速增长。三是抓好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用新技术、新装备、新模式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经济效率,加快新旧动能转化。

建立开放型经济体系,将增长、制度和改革高度融合,创新制度供给,重构制度动力。一是要简政放权,提升政务服务效能,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为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提供新动力;二是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支持民营企业创新发展,通过加快人才和资本聚合,创造新模式,发展新产业,不断激发民间资本新活力;三是深化双向对外开放,发展外贸新业态,培育国际竞争新支点,在不断拓展新兴市场同时,加快全球布局,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本土跨国企业,拓展国际经济合作增长效能,创新推进经济发展的国际化之路。

通过发展新型消费、投资和优质贸易,重构经济发展新动力,增强新消费对增长的基础作用、新型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优质贸易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发挥消费、投资和出口对经济发展的协调拉动作用。一是要创新产品和服务,积极培育新消费,带动居民消费结构升级,使新型消费成为推动结构升级的内在动力;二是要发挥投资对增长的关键作用,优化投资结构,扩大新型投资规模,使投资更好地成为提升效率、创新驱动载体;三是要优化出口结构,全面构筑以品牌、技术、质量等为核心的竞争新优势,不断提升重点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和份额。

加快实施金融创新驱动,以金融合作与创新为支点,做强优势产业,不断发展新动能,壮大新经济。一是要创新投融资机制,加强新兴产业“信贷促转型”精准对接,设立新旧动能转换基金、重大基础设施前期投资基金,专项用于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平台、重点项目建设;二是要通过金融市场、产品、机构创新,推进绿色信贷、债券等创新金融工具、组建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等,为创新驱动提供有效资本支持;三是加快金融改革,提升资本配置效率,助力经济结构调整、培育优势产业和增长点,为经济增长向创新驱动型转变提供坚实资本支持;四是要把我国的丝路基金“资金优势”和国内“项目优势”相结合,实现海外投资并购及市场拓展有效统筹,确保国际、国内两种资源有效对接和共享,推进开放型经济金融创新发展,加快实现新经济的发展壮大。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