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智能:热点、理性与未来

阿兰·图灵1950年发表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至今,尽管人工智能研究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但似乎只是在最近几年里,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才突然成为全社会广泛热议的话题。人工智能领域的每一点创新和进步,都可能成为媒体报道的头条;智能制造、智能服务、智能交易等新概念层出不穷,似乎每个行业都可以通过“智能化”给自己贴上变革与新技术的标签,与传统划清界限。

谷歌的Alpha-Go与韩国围棋棋手李世石的对弈,把有关人工智能的讨论推向了一个高潮,很多人由此开始产生了机器智能即将全面超过人类的乐观期望或恐慌。其实,机器博弈战胜人类棋手并不让人感到非常的意外。下围棋本身是一种最典型的问题空间的表达和搜索问题,而刚好计算机非常擅长处理这样的问题。我们人类的棋手可以看20步棋,计算机就可能看到30步之后的棋,人工之智能算法把树形搜索、问题空间拓展得非常充分,高性能计算机使得检索的效率变得越来越高。可见,机器智能在下棋方面确实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在下棋这件事上智能机器战胜人类棋手,并不等于说机器智能就全面超过了人类。人的智能是多方面的,包括运动的智能、感知的智能、推理的智能、计算的智能、决策的智能和控制的智能等等,是由一系列环节紧密协作交互融合构成的。而机器博弈的胜利只能代表在问题空间表达和搜索推理这一个环节上,机器智能超过了人类。

早在千年之前,人类发明的时钟就已在计数时间方面超过了所有人,所以机器智能在某个领域超过人类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假如人类智能有100项评价标准的话,可能机器人只有一二十项赶上或者超过人类。要达到全面超过人类智能的目标,机器智能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要走。

虽然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之路还很长,但在未来,机器人一定会在越来越多的方面超过人类。因为作为个体的人来说,人的生命是有局限的,整个生命周期非常短,而且人的学习能力、感知能力、处理能力受到很大的时空约束,而这一点反而正是机器人的优势。所以,未来的机器人将会越来越体现出以下三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机器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人类长期积累的研究成果(知识)纳入到自己的大脑当中,这是其学习能力上的优势。

第二,机器人是无私无畏的。人为什么有很大局限?因为人怕死。人有自我意识,而机器人可以无私无畏,只要给软件做个备份,本体再造一次,机器人就可以再生,而人类很难从根本上做到。这也就是说,我们人类这样的有私心的个体去和一些无私无畏的个体竞争,可以想象,最终的结局肯定是无私无畏的个体更占优势。

第三,从团体来说,虽然我们已经来到信息社会,但人与人的合作远远未能达到一个十分融洽的程度;而在机器人的“社会”,机器人的团体之间并不存在类似的根本性的利益之争,更容易合作和团结。群体机器人这个组织的合作能力未来可能远远超过人类的战斗力,这是一个基本的判断。

所以我个人觉得,不只是从技术上,而是从哲学上、从逻辑上来讲,正是机器人的这些特点决定了它的未来走向。

值得欣慰的是,机器人的这些特点也正迎合了人类未来的一些核心需求,会让我们的工作环境更好(机器人会承担很多环境恶劣的工作)、生活得更舒适(机器人会提供24小时全年无休的服务)。所以我们没必要因为机器人在某方面将要超过人类而产生过分的恐慌,正如皮埃罗·斯加鲁菲所说:“我不怕机器人的到来,我怕机器人姗姗来迟。”

一万年来,人类社会走过了以旧石器、新石器、青铜器和铁器为代表的“物质工具”时代;经历了以蒸气机、发电机和光伏设备为代表的“能量工具”时代;迎来了以计算机、互联网和移动通信为代表的“信息工具”时代。

未来,以机器人为载体的人工智能技术,将实现物质、能量、信息的高效整合,使人类工具的发展进入一个全新的更高阶段。

近年来,在媒体的宣传与资本的追捧之下,人们对于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的认识和探讨方式,似乎有些偏离了技术的原有逻辑。在这种情况下,回归常识与本质,客观地理解人工智能、机器人乃至未来智能社会的人类生活,是很有意义的。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