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创新支持工业制造企业转型升级

“以金融创新支持工业制造企业技术  创新的主要经验与面临问题”课题组


吴华萍

发言人吴华萍

制造业特别是工业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对工业制造业技术创新的支撑作用是巨大的。我们要以全球化的眼光和抢占科技革命制高点的战略高度,审视金融对工业制造业科技创新的催化作用,促进科技和金融深度融合,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跃升。  

一、 主要问题  

一是工业制造企业技术创新的不确定性与银行主导的金融市场风险偏好不匹配。  目前我国融资结构以银行贷款为主,工业制造业技术创新的研发期限长,不确定性高,科技创新担保体系并不完备,银行支持动力相对不足。我国目前知识产权评估、登记、托管、流转服务体系建设滞后,虽然74.82%的被调查企业都拥有一定形式的知识产权,但几乎所有的商业银行都反映质押评估登记的手续繁琐,授信企业办理登记所需时间较长,此种方式授信占比不高。  

二是风险投资基金的规模和数量不足。  与科技创新企业和项目风险匹配度最高的投资主体是风险投资基金,目前主要来自于政府和有政府背景的国企,保险资金、境外资本和民间资本等比重太小,基金规模和主体数量无法满足创新主体的融资需求。  

三是投贷联动是符合我国科创企业特点和金融发展实际的一种金融创新,但支持力度有待加大。  1983-2009年间,美国银行系PE机构参与PE交易数量为2759个,交易金额达到7300亿美元;而同期,美国独立的PE机构(例如KKR、黑石、凯雷等)完成的全部交易数量为7247个,交易总金额为1.8万亿美元,银行系PE占据了美国PE业务小半壁江山。金融危机后,美国国会于2010年通过了旨在强化监管的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引入的沃克尔规则(Volcker Rule),禁止银行在私募基金中的持股超过核心一级资本的3%。如果参照这一标准,我国银行业从事PE业务资金规模可达3134亿人民币,投贷联动潜力十分巨大。从今年4月以来的试点情况看,银行投贷联动业务存在配套法律法规不完备、银行股权投资专业人才储备相对不足;银行在股权投资收益实现、入账并与贷款打包核算绩效上,仍有法规政策障碍;政府相关风险补偿资金通常要在不良贷款确认后发放,难以形成有效激励。  

二、 相关建议  

(一)积极创造条件鼓励银行开展投贷联动业务  

一是建立完善投贷联动相关法律法规体系,通过不同层级法规、规章文件对投贷联动的方式、合作机构的准入、投贷对象的筛选、关联交易的回避、审查监督制度、统计报送规范、违法违规的处罚等方面进行全面规范。二是统筹安排各级政府和各类金融机构在科技金融领域的功能定位,形成风险贷款、风险投资、政府担保基金、社会非营利组织、政策性金融工具以及商业保险和多层次资本市场工具的广泛连接。  

(二)大力发展风险投资市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激活金融服务工业制造企业科技创新的内生动力  

一是制定专门针对国有创投类股权的监管制度,制度涵盖募资、投资、退出等业务环节,将其投资、退出的决策权交由国有创投机构的管理层或者委托的管理人,对于程序合规、非道德原因造成的投资损失免于追责。二是适当放宽优秀制造业企业的财务准入标准,简化发行条件,支持科技服务企业上市融资、到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和新三板进行股权转让和定向融资。三是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加快建立创业板再融资制度,完善不同层次市场之间的转板机制,逐步实现各层次市场有机衔接。  

(三)将工业制造业聚集的园区打造成科技要素和金融资源的汇聚平台,为金融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提供平台支撑  

一是以风险投资基金为龙头,带动一批科技信贷、科技保险、科技证券、科技担保、金融租赁等金融服务机构在科技园聚集,提高科技园金融资源富集度。二是加强知识产权评估、登记、托管、流转服务能力建设,推动科技园内科技企业孵化机构、法律会计服务机构、人力资源管理机构的聚集。三是整合各地金融与科技信息资源,联合银行、中介机构、行业协会共同建立创新型企业信用评价系统和知识产权的评估体系,逐步建立全国性的信息共享平台。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吴华萍  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山东富达装饰集团副董事长)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