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众创空间 服务创新创业

“众创空间发展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及对策”课题组


宋北杉

发言人宋北杉

2015年初,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规划到2020年形成一批有效满足大众创新创业需求、具有较强专业化服务能力,同时又具备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等特点的众创空间。一年多以来,我国众创空间呈现出快速增长、百花齐放的发展趋势。据估计我国众创空间总数已超1.6万家,其中科技部认定的众创空间已超过2600家;腾讯、亿达等行业龙头企业,北大、清华等大学科研院所也投身于众创空间发展,提高了创新创业的专业化程度。同时,各地政府通过简政放权、财政金融支持等多种政策,加大了对众创空间发展的支持力度。  

但快速发展中也有隐忧。总体来看,上规模、有品牌、能盈利的众创空间仍然很少,大部分众创空间入住率在50%以下,且已经出现倒闭现象。  

一、 当前我国众创空间发展的主要问题  

一是商业模式缺失,大部分众创空间自身发展堪忧,不能提供“低成本”服务。  除部分政府免费提供或大力补贴的众创空间外,大部分众创空间的综合成本与周边同等写字楼相似。且众创空间活动多、成本高,房租收益不足以覆盖运营费用,多以投资收益作为预期主要收益,但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尚不完善,天使投资回报周期较长,远期收益不解近期运营之渴。  

二是运营领域趋同,众创空间千城一面。  大部分众创空间过分关注孵化期短的“互联网+生活消费类”项目,对周期较长的科技创新项目,能带动本地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孵化项目缺乏服务。  

三是关键要素不足,尤其是人才和渠道的结构性短缺成为核心瓶颈。  相比于资本供给,具有核心技术的科教机构人才供给还受到体制和成果转化等制约,创业动力仍然不强;相比于生活消费的旺盛需求,龙头企业尤其是大型国有企业对双创的生产性服务需求仍然不足,双创企业和产品的市场渠道仍然狭窄。  

四是政策配套不够,众创空间的专业化公共服务体系尚未建立。  部分双创政策政出多门,缺乏配套。且多为结果导向的“发牌子”政策,较少惠及中小型民营众创空间。同时,面向创新创业过程的专业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科研服务、专利和知识产权交易、共性技术和设备共享等平台存在着总量缺乏、机制不顺等问题,影响了人才、技术等核心要素的流动、交融和创新。  

二、 进一步提升众创空间服务创新创业能力的建议  

众创空间是服务创新创业的重要载体,其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既要从自身找原因、想对策,也需要不断深化全社会创新创业的体制机制改革。  

一是鼓励特色发展,建设多主体、多领域、多层次的众创空间体系。  重点鼓励科教机构、龙头企业结合自身的研究优势和主营业务成立众创空间,发挥双创在基础创新和转型升级领域的推动作用。  

二是促进要素流转,提高人才、资金、知识产权、共性技术等领域的专业服务水平。  构建更加包容的人才制度,建立地方产权、版权、专利等交易平台和中介机构,鼓励龙头企业、行业协会等机构对行业共性技术、标准接口等进行集成、共享,鼓励在众创空间中建立创新创业的双师制度,通过学师和业师打通创业者的技术和市场瓶颈。  

三是坚持市场主导,着力将结果导向的奖优政策逐步转变为过程导向的普惠政策。  整合众创空间支持政策,对初创企业在注册、社保、税收、法务、贴息等基本支出领域给予普遍支持。其中,对研发和技术转让环节进行重点支持,鼓励众创空间孵化具有核心技术、具备原创能力的初创企业。  

四是加强国际合作,鼓励在国内外统筹配置双创资源。  重点鼓励和引导大型企业收购全球关键技术和核心人才团队,在全球布局研发中心、众创空间,吸取国际创新创业优质资源和先进经验,实现自主创新与开放创新的结合。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宋北杉 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常务理事,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