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创新必须攻克三个障碍

卢中原

卢中原

行政化、平庸化和保守化,是严重束缚科技创新和相关制度创新的三个突出障碍,必须下气力攻克。  

行政化倾向几乎是束缚创新的一道死结,至今尾大不掉、积重难返。在科技资源分配、人才培养、学术交流、经费管理、成果转化和创新收益分配等环节,行政化惯性依然势大力沉。行政性区划导致区域分工和产业格局雷同,科技资源的分配、科技成果的评估和验收,跳不出条块分割的框框,很难跨行业跨地区面向企业、面向项目、面向市场,无法按专业化、特色化和市场化规律合理整合。行政力量习惯于直接介入科技创新过程,甚至恢复已废除的、不适当的旧做法,依旧按公务员或参公管理来约束科研人员,按老办法来检查评估科研机构,包括已经突破旧体制的新型科研机构也不能幸免,行政化回潮的苗头在一些改革开放先行地区也已出现。  

科技创新尤其是颠覆性创新,往往需要突破传统、怀疑权威,其结果不可预测、失败风险高、不确定性极大,产业技术和产品创新更需要紧密对接市场和企业需求,整个创新过程必须严格遵循思维规律、自然规律、技术规律乃至经济规律。而行政化的等级制度具有官本位、崇尚权威、强调服从、结果既定等内在特质,明显与科技创新相抵触。即使是“两弹一星”这种成功的科技创新案例,也不宜片面归结为奋发图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行政强力推动,而更应看到它是遵照规律、尊重人才、崇尚专业的科学精神的胜利。  

平庸化和保守化严重消蚀科技创新的动力。平庸化和保守化突出表现为墨守成规、固步自封、悲观消极,坐等形势好转和国家强力刺激经济。科技政策往往过于重视供给方的资质和课题能否通过评审,而忽视成果能否转化为需求方所要的产品、服务和技术工艺。所谓的成果要么滥竽充数,要么束之高阁。各地普遍存在盲目建园区、上项目、争投资的冲动,形成低水平重复的同质化竞争格局,项目与市场需求脱节,特色不鲜明,技术含量不高,缺乏突破性。一些高新技术开发区降低入园企业的技术标准,大量引入一般制造业,混同于经济开发区;一些经济开发区引资和落地项目质量达不到预期目标,还不如非开发区给力。  

一些历史包袱较重的地区不停地依赖优惠政策输血,一味等靠要、不思进取,不愿根治计划经济和国有经济的痼疾,纠结于“共和国长子”之类的情结,寄希望于更多的外力救助,错失转型升级的机遇,表面上统计数字好看,实际上改革和发展又回到原点,经不起经济下行压力和中央政府挤泡沫的检验。一些改革开放先行地区也有锐气衰退、四平八稳的迹象,勇闯新路、开拓进取、敢为天下先的担当精神有所弱化,还不如一些内地省份那样敢于在科研管理体制改革、推动产学研结合方面大胆先行先试。  

在科技创新领域应当大力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让科技创新回到它的科学化、合理化、专业化轨道,特别是产业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更要回到市场化和需求导向的轨道。要砍掉科研管理中的一切繁文缛节,要害不在于做了多少减法,而在于是否真正打破了官本位和等级制的思维方式和管理方式,如果这个实质不触动,剩下的条条框框仍然会捆住科技创新的手脚。  

克服平庸化和保守化倾向,需要提倡“一个坚决”、“一个引导”、“一个鼓励”。即:坚决以市场化导向和公共性规制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妥善处理“僵尸企业”;引导各地和企业增强转型定力,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不要怕、不要慌、不退缩,应该认识到经济下行期也是结构调整机遇期和优胜劣汰加速期,努力抓住机遇进行技术、产品、服务、营销、管理和商业模式等方面的创新,甚至“创造性的破坏”;鼓励各地、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围绕科技创新大胆试验、大胆改革,宽容失败、授权免责,政府尽快全面公布权力和责任清单,对创新主体尽快公布负面清单,切实扩大各类市场主体的自由创新空间。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