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展新动能 促进新发展

刘迎秋

刘迎秋

寻求“新动能”、发掘“新动能”、运用“新动能”,归根结底是为了促进和实现新发展。在我国现阶段,启用新动能、促进新发展必须突出有效施策的着力点。  

第一,必须清醒地看到体制机制改革仍然是推动我国经济新发展的新动能之本,亦即第一支撑力

在我国发展进入新阶段,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的时刻,只有进一步全面深化以经济体制为中心的各项改革,才能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及其体制机制自我完善和发展,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助力我国真正成为世界上最先进、最文明、最有感召力和凝聚力的现代国家。  

第二,必须始终把科学技术及其创新作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当今世界,科学技术的发现、发明、创新及其应用能力与水平差异,已越来越成为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甚或一个民族变落后为先进、变贫穷为富裕、变发展为发达的主要推进手段和首要推进动力。有鉴于此,一切有助于激活和释放人的创造性、科学家的积极性的政策措施和办法都应当纳入体制机制设计与政策实施的视野,一切妨碍、阻滞甚至损害人的创造性、科学家的积极性的政策措施和办法都应当列为改革和撤销的对象。  

第三,必须清醒地看到和处理好“反垄断”与“倡集聚”的关系,并以此凝聚新动能、推动新发展

当前要注重把正确处理“反垄断”与“倡集聚”的关系提到各级政府更好发挥作用的议事日程上来。首先要做到反对一切形式的“过度垄断”。鼓励和支持企业通过兼并重组,“做大”、“做强”,一定要有助于提高其专业化水平和技术创新力、市场竞争能力。因此,鼓励大型企业、特别是国有大型企业准确界定不同国有企业功能,进一步清除附着在国有企业身上的各种行政垄断印记,促进大型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更加专业化和更具国际竞争力,对于培育新动能、促进新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民营企业是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和主要力量,但企业小、散、乱现象还十分普遍,它们占有的经济资源不多,也解决了我国大量就业需求,但企业生产方式粗放、资源使用效率低下、经营方式陈旧、经营过度分散的现状迫切需要改变。改变的主要方向是鼓励它们走向集中。其中,一个可供选择的鼓励和发展路径,就是通过股份合作、合资等方式使它们首先走向“集聚”,变分散为集中,变粗放为集约,变混乱为有序,变低水平无序竞争为高水平有序发展。通过“倡集聚”引导中小微民营企业进一步“做大”并在这个过程中真正实现“做强”。  

第四,要正确处理创新创业与已在业企业的关系,重点鼓励在业企业主动放弃“夕阳的产业传统”,积极倡导企业通过技术更新和升级,实现传统产业的更新与换代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功的机遇往往更多地发生在新兴产业领域,难度也多发生在这个产业领域,因此需要给予更多鼓励和支持。而对于更多的在业企业来说,需要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是,产业政策实施的着力点不是鼓励和引导它们离开所在传统产业,而是鼓励、支持和引导它们放弃夕阳产业传统,通过一切可能的创新和再投资驱动,实现企业的技术更新、产业升级与产品换代。  

第五,要明确“创新”不仅是经济技术层面的事情,同时还是体制机制、市场、组织和管理层面的事情

而且,从我国经济发展所处阶段看,后一个层面更重要。大量实践反复证明,只有实现上述两个层面的创新及其有效配合,才能形成持续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从一个更高、更实际的层次上促进和实现我国国民经济的新发展。  

第六,要着力通过供给侧高端化来适应和满足需求侧高级化的要求 

这里所说供给侧高端化,既包括消费品和投资品供给的高端化,也包括投资方向与结构选择和实施的科学化与高端化,还包括出口与进口的合理搭配、正确处理及其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科学安排和实施的高端化。要通过积极适应和满足需求侧的高级化来推动供给侧的高端化,要通过两端的积极互动,促进和实现我国国民经济新的更大发展。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原院长)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