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创新驱动引领制造业的新优势

新中国成立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制造业持续快速发展,建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制造体系,为国计民生提供了重要的工业品和丰富的生活消费品,有力推动了国家的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近年来,载人航天、载人深潜、大型飞机、北斗导航、超级计算机、高速铁路以及百万千瓦级发电机组等一批重大技术装备取得突破,更是支撑了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所以,强大的制造业是我们的立国之本、兴国之器。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快速增长的潮水退去,繁荣之后的制造业呈现出了种种问题和困难。过去依靠廉价劳动力形成的成本优势已经失去,依靠产能扩张形成的规模优势成为了过剩的负担。现在的中国经济与30年前大不相同,包括劳动、资金、土地和技术在内的要素结构,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靠劳动、资本的密集推动发展的思路难以为继。制造业需要抛开旧有的增长模式,建立符合发展规律的新优势。

面对我国制造企业当前的困境,我们可以从西方制造业的成长与变迁中找到启发。以通用电气、西门子为代表的西方制造企业,诞生于发明家前赴后继、不断创新的工业革命初期。受所在国政治和经济环境的影响,其发展历程也不是一帆风顺。通用电气历经美国1893年经济危机和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几度陷入困境。西门子更是历经德国两次战败的劫难,一战失掉了40%的资金,二战又损失了总资产的80%。不变的,是他们始终领先于全球的技术地位。这才是他们有能力从市场衰退和财务困苦中一次次崛起、延续百年的真正原因。所以,越是困难,我们的政府和企业家越要清醒:发展制造业,是我国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创新驱动,才是引领我国制造业从传统中脱胎赢得新优势的转变之道。

最近我们注意到,以通用电气、西门子为代表的国际巨头,在经历了多元化发展后,纷纷回归制造业,通过兼并收购争抢制造业的优势资源。这是全球制造业即将迎来新的技术革命和新的发展阶段的信号。20世纪90年代,国内有舆论把制造业渲染成“夕阳产业”,从而导致大量优秀人才的流失和工科院校专业技术学科的萎缩。这种历史的错误,今天不能再犯。当下的“去产能”,绝不是要放弃制造业,而是要通过兼并重组、优胜劣汰,让技术上没有未来的产能退出,支持甚至帮助有未来的产能通过创新驱动升级发展起来,而有无未来的标准就是看创新的能力和产品生命力。

目前有些企业还眷恋于从西方引进技术,但在中国企业与国际同行同台竞技、由技术决定生存和地位的今天,这种眷恋已成为“一厢情愿”的单相思。企业有没有明天,不在于有没有生产能力,而是取决于有没有创新能力。而创新能力是买不来的,需要经历漫长和艰苦的培育。值得关注的是,传统的管理模式下,制造企业与科研机构分立,使制造企业不掌握创新资源。然而制造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对市场需求反应最快,渴望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商品的动力和手段也最多。科研机构体量小且不在市场一线,没有能力也不可能做到倾其所有地抢夺市场先机、追求最大收益。

如何让有能力的企业获得创新资源,如何让创新资源找到可以开花结果的归宿。最好的办法,就是搭建“自由恋爱”的平台。别搞行政包办,让科技资源充分地流动起来,通过市场的方式与制造企业“自主婚姻”。只有这样,走到一起的双方才会珍惜。企业珍惜千方百计获得的创新资源,更愿意把真金白银投入进去;创新资源也会珍惜获得的每一分投入,用创新成果赢得市场回报。由此,企业的自主创新就有了“源头活水”,企业的自主创新才是“有本之木”;制造业才能在较短时期内凝聚出一批具备能力的、活跃在市场竞争中的创新主体,靠创新驱动引领制造业的新优势才指日可待!这是企业界和科技界多少年来的愿望,但在现行的体制下却还是一道需要破解的难题,希望得到今天大会和社会各界的关心关注。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原董事长、党组书记)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