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金融驱动结构性改革的探索与实践

在“去产能”和加速清理“僵尸企业”时,科技创新来自哪里?发达国家给出的答案是——先进制造业。据统计,美国约70%的研发活动和企业专利都来自制造业。金融危机后,欧美、日本等国都提出“再工业化”,抢占下一轮全球科技竞争的制高点。美国2016年2月发布《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年度计划》,以构建完整的体系规划。科技创新的商业化和产业化也是一个投融资的过程,随着新兴产业从萌芽到壮大,金融业也会获得新的商业模式和增长点。

一、 发达国家成功的科技金融模式的几个特点

第一,金融创新与科技创新良好互动。  

以现代风险投资的诞生地美国新英格兰地区为例。在20世纪40年代,当地传统工业没落了,拥有新技术的小企业又得不到传统商业银行的金融支持。为解决科技型小企业融资问题,当地精英人士建立了风险投资这类创新型金融组织,以推动科技型企业发展,完成了产业升级。

第二,政府有效的制度设计。  

以色列采取混合型创投模式,政府基金与优秀的私人风险投资相结合,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如项目成功,合伙人得到大部分利益,政府只取得固定收益;如项目失败,合伙人不必向政府支付任何报酬。这体现了政府管理和服务的创新。

第三,协同多类主体,综合使用多种金融工具。  

技术创新从研发、应用到扩散、成熟,需要各种科技金融手段对接互补。所以,科技金融强调形成“创新生态系统”,兼具市场性与政策性,兼用股权与债权工具。这方面,韩国的科技立法体系化理念,非常符合科技金融“综合性”特征,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第四,放开金融约束,激发金融家的创新能力。  

美国为了支持科技创新和小企业发展,适当放开商业银行的业务限制。比如,美国货币监理署允许银行以认股权证的形式收取贷款利息,条件是银行不得行权,但可以转让或行权即卖出。这样,监管部门在强调银行不得从事投资与投机的同时,为投贷联动创造了制度条件,为产业结构调整和科技创新提供了金融动力。

二、 科技金融支持上海经济结构性改革的实践

2016年4月,国务院印发《上海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方案》,赋予上海更大的历史使命。

近年来,上海银监局就科技金融理论和实践做出一些探索。我们认为,激励创新,需要金融家与企业家一起参与有风险的创新过程,发明并实施有效甄别企业家的程序。而且,国际经验也表明,虽然多层次资本市场对激励和扩散创新成果的作用很大,但并非“只此一招”。

上海银监局借鉴国际良好经验,在2015年发布了指导意见,通过制度创新改造传统商业银行模式。关键有两个:一是激励机制。允许商业银行在与投资业务隔离的条件下,与VC/PE等合作,获得少量期权,以企业成功后的巨大投资收益来补偿科创企业整体信贷风险,这是上海区域版的投贷联动。二是提高专业化水平。针对创业期企业的特点,建立专门的经营和风险管理模式,学习创投公司在筛选客户、判断风险等方面的良好做法,以“六专机制”建设为核心,打造“创投型”信贷。截至今年7月底,针对188户初创期科技型企业,以投贷联动方式发放的贷款共14.24亿元。同时,我们要求上海三家投贷联动试点银行牢牢把握以贷为主的原则,实现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差异化发展。

我们也认识到,科技金融的实践并不丰富,有关基础工作还不够好。比如,银行反映,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业务做不起来,确有传统信贷模式不适应的因素,但是,大量知识产权的商业价值不高,缺少真正有技术含量的创新,对科技金融是一个重大的约束。而且我国还没有成熟的技术评估和交易市场,知识产权转让、变现不容易。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以道义劝说或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金融机构大量开展此类业务,有待出台配套制度,优化创新生态环境和培育市场。另外,商业银行的信贷有效及时退出,也是投贷联动业务健康发展的重要条件,这取决于资本市场的发展和深化改革。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上海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