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金融市场与加强科研应用 推动创新发展

推动科技创新,加快制造业向产业链高端转型升级,我有以下建议:

一、 政府资金和民间资本投入创新

我国科研投入占GDP的比例目前为1.9%,与之相较,以色列为4.3%,美国为2.8%。显然,如要追上发达国家科技创新的步伐,我国的科技研发投入仍有待增加,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特别是对于处于种子期和初创期的中小微企业,尽管有大胆的创意和无尽的活力,但往往被融资困难阻碍了成长的步伐。不过,仅仅依赖政府的支持远不足够,需要民间资本广泛参与,共同投入创新。

硅谷的兴起,就有赖当地始于1972年的创业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的发展更在1980年12月苹果电脑成功上市并融资13亿美元后高速增长。硅谷地区的创业投资在近几年都超过全美创业投资总额的40%。

以色列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推出的YOZMA基金,也采用了“政府+民间资本+海外资本”三者相融合的模式对种子期企业进行投资。同时,基金还给予私人投资者可在5年内以优惠价格买断政府在基金中权益的权利。基金不仅令数十家科技企业在其扶植下发展上市,更直接带动了以色列创新创业的兴盛。目前,以色列人均风险资本是美国的2.5倍、欧洲的30倍、中国的80倍、印度的350倍。

二、 多层次资本市场支持科技创新

创新企业进入成长期与成熟期后,同样需要与资本市场对接,包括发行股票与债券等,以优化融资结构,降低融资成本。中国正在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可以满足不同成长阶段企业筹资需要。走向资本市场的企业,不仅可以获得发展所需资金,提升企业管理水平,还可实施股权激励,有助于稳定和吸引优秀的管理与技术人才,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

三、 提高科技转化率,引领产业转型升级

所有新的想法、发明、研究成果都需要被转化,进行商业化并应用推广到市场,才可发挥创新的价值,真正驱动发展。这需要产学研结合,在准确定位市场需求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进行科研,科研机构提供技术,同时企业以资金与生产、市场经验作支持,提高转化率,避免科研成果沉睡实验室。

以色列也曾经历过由于科研院校忽视了市场需求,研发成果市场化程度低,导致科研与生产严重脱节的情况。因此政府在1993年推出“磁铁计划”,以资金支持企业与学术机构组成研发联合体,在攻克核心技术的同时,研究这一技术未来的应用与推广。我们也可鼓励企业与研发机构组成联合体,或进行一对一的合作,倡导企业通过合作形成自己的研发能力,而不是仅仅利用研发机构的成果进行生产。在这样的优势互补、强强联手之下,具有市场价值的技术及相关应用即可以应运而生。

深圳的模式就是将企业作为创新活动的起点,产品在开发过程中形成对技术的需求并将这种需求向创新链的上游传递,通过产学研合作的方式实现创新的目标。这种需求导向模式的特征是,创新的动力来源于市场,通过企业主导的产学研活动向创新链的上游传导,企业的创新活动由低端向高端递进。

苹果产品上都写着“加州设计,中国组装”。苹果手机利润的50%由苹果公司获得,韩国依靠技术输出,如芯片、屏幕等,占据7%的利润,而中国作为组装工厂和拥有最多供应商的地区,因处于产业链低端,只能获得不足2%的收益。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作为中国的传统优势,需要升级向中高端迈进,提高技术含量;同时,在全球产业链调整与分工中,中国的制造业也要更多地向高附加值环节转变。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中国品牌”,要实现这个质的飞跃,科技创新是灵魂。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德瑞-瑞德集团主席)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