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金融活水 促升级创新

说起创新,不少人都会想到被誉为“创新之城”的深圳。而现在,距离深圳1500公里、深处内陆的重庆,也晒出了一份创新驱动发展的成绩单:在经济下行压力下,重庆GDP增速连续三年保持10%以上,领跑全国。

几千年来,东西方交流都经由丝绸之路,当时的国际大都市巴黎、罗马、长安、开封等都是内陆城市。600年前,君士坦丁堡被攻陷,丝绸之路中断后,西方开始航海,开启了600年的海洋时代。海运的国际贸易带来了国际金融和国际交往,所以近600年的国际大都市纽约、东京、香港、上海等都是海港城市,交通不便的内陆日渐衰落。

但新技术革命的兴起使内陆交通巨变,重庆一鞭先着,抢得了先机。2011年3月19日,“渝新欧”列车首发,复苏了丝绸之路。加上西部最大的巨型空港、长江黄金水道、铁路一级口岸以及高速公路、城铁轻轨等,以重庆为代表的内陆城市的崛起,必将改变内陆地区在近600年的海洋时代中的劣势,重启世界大陆时代。

重庆市委市政府明确提出,到2020年初步建成西部创新中心。然而没有资金,“双创”就犹如无米之炊、无源之水,必须强化金融对创新的支撑功能。

“金融兴,则经济兴”。自2009年定位长江上游金融中心以来,重庆各类金融牌照日趋完备,金融机构类型不断丰富,2015年重庆金融业占GDP比重达9%。喜人的数据背后是重庆市委市政府对金融的重视,也是市委市政府对民营金融的关怀和支持。

重庆“十三五”规划确立了打造国内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的战略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四块亟待补足的短板:

首先,缺乏足够的中小型金融机构,特别是混合所有制的中小金融机构。  

当前重庆的大贸易、大融通迫切需要大金融的支持与服务,而能够达标的只有国有金融,民营金融难以分羹。建议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给发展较好的民营金融机构适当引入国有资本,为其增信。在发挥类似阿里、腾讯等民营企业高效率的优势下,更大地激发民营金融的创新热情。

其次,大型国际平台和大型金融机构总部聚集较少,总部经济优势不明显。  

我们应依托重庆在“一带一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和自贸区的独特优势,争取更多的要素市场、产品/资产交易所、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交易/结算中心等落户重庆,以丰富重庆金融市场要素。

第三,依托“渝新欧”和空港陆空联运的比较优势。  

让重庆成为欧洲货物在亚洲的分拨中心,使欧洲至东亚、东南亚的货物在价格上比直飞便宜,在时间上比海运快捷,让跨境贸易促进重庆跨境金融的繁荣。

第四,市场主体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仍然缺乏有效的增信措施,担保体系亟待完善。  

在大贸易、大融通带来的国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本环境下,应鼓励中小民营企业通过股权、发行债券等方式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以降低融资成本。在这一过程中,以担保公司为主的增信措施尤为重要。而当前经济下行给担保公司特别是民营担保公司带来的冲击颇为巨大。此轮行业大浪淘沙后,留下的是真金,理应得到重点培育和支持,成为重塑担保体系的中流砥柱,助力重庆加快构建国内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和西部创新中心。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力帆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