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驱动 加快备灾体系建设

我国是世界上遭受自然灾害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国际减灾战略(UNISDR)的统计,2005至2014年,我国共发生自然灾害286起,位居世界首位;按照经济损失计算,中国以2650亿美元位居第二。

尽管中央非常重视防灾减灾救灾工作,但由于历史发展的局限,备灾体系建设还是短板。突出的问题,一个表现在救灾物资储备体系建设上,如储备库布局不够合理,储备方式单一,品种不够丰富,管理手段比较落后,基层储备能力不足等。特别是有些基层救灾物资储备库“有库无物”,有的救灾物资还存在产品质量问题。另一个是,公众防灾意识不强和减灾知识普及不够。公众防灾减灾缺乏自觉,人们备灾准备不足,扎根于日常生活的防灾文化尚未形成。

首先,加快构建“中央-省-市-县-乡”纵向衔接、横向支撑的五级救灾物资储备体系 

目前,我国“中央-省-市-县”四级储备体系基本建立。加快将储备体系建设延伸到乡镇(街道)一级,推动救灾物资储备下移到基层,就能最大程度提高救灾物资调运和发放时效,进一步提高救灾工作效能。救灾物资储备体系建设是个系统工程,进一步健全完善跨部门协作和应急联动机制,明确落实救灾物资分级储备主体责任,倡导调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确保救灾物资及时到位。

第二,加强公众防灾减灾能力提升方面的基础研究,建立防灾减灾知识标准和体系  

有调查显示,防灾意识薄弱、防灾准备不足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有不到4%的城市居民在日常生活中做好了基本的防灾准备,仅有一成的农村受访者关注灾害知识。不少专家建议,建立健全防灾减灾科普投入稳定增长机制;将防灾减灾宣传教育工作纳入到地方政府考核;将防灾减灾应急演练纳入学校教育;定期组织学校、医院、社区等开展防汛、防震、防台风等应急演练,等等。

第三,下功夫建设减灾型社区(村镇) 

灾害发生影响最直接的是基层的社区(村镇),在社区(村镇)建立减灾组织,平时举办培训与演练,普及防灾减灾救灾知识,提高社区(村镇)居民的危机防范和参与意识,增强自救、互救能力。在灾害发生时能快速反应、协助救援,例如组织公众服务队、志愿者,自救互救、搜集灾害信息等。一些发达国家走在前面,比如美国,截至2013年,全美共有2389个社区应急反应小组,覆盖约70%的美国人口,1200多个公众服务队,覆盖美国人口的63%。

第四,重视校园防灾减灾教育  

联合国《国际减轻自然灾害十年》报告提出:“教育是减轻灾害计划的中心,知识是减轻灾害成败的关键”,校园无疑是防灾减灾教育的良好土壤,一套针对不同年龄段学生设计的、结合理论和实践的课程,将推动防灾减灾教育的有效开展。中国扶贫基金会发布的“中国公众防灾意识与减灾知识基础调查”全国百余所学校中,67.5%的学校每学期开展一次培训或者演练,11.7%的学校每学年开展一次,16.2%的学校不定期开展。“教学任务太重,时间精力不足”是受访教师反映在开展防灾减灾教育时面临的最大困难;“理论知识较多,实践演练不够”的问题在学校培训中最突出。

实施防灾减灾教育,注重课程内容开发。无论由政府主导编写,还是由专业机构协助开发,强调科普教育和课堂教育的融合。创新教学内容和形式,使培训对象喜闻乐见。在利用课件、游戏等形式外,利用网络互动游戏、微信微博等新媒体互动传播的形式,扩大防减灾教育的覆盖面、效果和影响力。

第五,发挥大众传媒在灾害教育中的作用

电视、网络、电台、报纸等媒体是与公众接触最频繁、联系最紧密的传播渠道,也是公众接触灾害知识的重要途径。媒体关注重大灾害事件的救援和重建,传播人间大爱,是一种正能量。但灾难过后,媒体上有关提高全民防灾减灾意识和相关知识教育的传播内容却不多,尤其是对公众如何备灾开展有效应急行动引导不够。媒体是公众教育的社会责任者,充分发挥媒体在灾害教育方面的积极作用,需要和专业知识机构密切配合,集中智慧和力量,开辟专栏或固定时段,成为普及防灾减灾知识、技能的平台。

(发言人单位及职务: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