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理事:经济增长动力体系关键是制度供给

——在“2016中关村互联网金融论坛暨第三届普惠金融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指出,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制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这体现着最高决策层在经济工作思路和宏观调控指导思想方面的新思维,逻辑地指向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关于“释放新需求,创造新供给”的重要精神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对于科学决策支撑。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事关如何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对接现代化战略目标的全局,需要我们基于经济学基础理论反思和理论联系实际,特别是结合中央的新精神,深化研究和认识。

需求与供给是经济社会中一对“相反相成”的概念,政府调控的职能在于实现总需求与总供给的动态平衡。调控的“技术路线”可区分为需求管理和供给管理。过去经验较丰富、较成熟的是“需求管理”,它是总量型的,指标单一可通约,以抽紧或放松银根的“反周期操作”为基本方式。主流经济学理论长期忽视的是“供给管理”,其“定向调控”的结构特征十分鲜明,指标复杂不可通约,理论上的分析阐发还相当薄弱,但调控实践中不可回避。我国在问题导向下,越来越注重宏观调控中供给管理的思维和手段,比如这两年在积极探索货币政策结构化运用。

需求是经济生活中的原生动力,但供给侧对需求侧的响应机制及其特征,划分了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和不同时代。“生产力”的特征和根本上由其决定的“生产关系”的特征,都是发生在供给侧。从供给侧视角看人类社会发展,在“人与物”形成生产力和“人与人”形成生产关系方面,人类在供给侧不断对需求做出响应,在创新中一步步往前走,从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来到蒸汽时代、电气时代,现在又上升到信息时代,都是供给侧的创新在推动人类社会发展。

我国经济要实现现代化转轨,动力体系的关键是制度供给,改革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经济增长“需求管理”视野下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净出口)”动力机制,需要将其“结构化”的逻辑传导、转移到供给侧,在不完全竞争市场中,加入政府结构优化政策措施及合理制度安排,形成经济增长动力机制、体系的贯通和“结构化”的真正落实(其中所蕴含的,即相关要素潜力的释放与资源配置的优化)。总体而言,既避免市场失灵,也要遏制政府失灵状态,必须在“物”与“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供给侧打通,处理好制度创新、管理创新、技术创新三者的互动。制度创新是“解放生产力”最关键的创新,它会打开管理创新和技术创新的空间,技术创新也会倒逼管理创新和制度创新。“创新驱动”实际上就是要求在供给侧以有效制度供给为龙头的三种创新的结合,以实现“创新发展”的历史任务。

我国的供给侧改革,是在认识、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新阶段,以攻坚克难的深化改革为核心内涵,进一步解放生产力、实现动力机制和体系转型的系统工程。以改革为统领,以结构优化为着眼点,引出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提升的经济增长中高速“升级版”,以动力转型支撑我们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在达到全面小康之后还能保持后劲和可持续性。

供给侧概括起来有五大要素:劳动力、土地与自然资源、资本、科技创新、管理制度,既要各领风骚,还要推陈出新。按国际经验,并从我国实践中印证,在一个经济体的起飞阶段或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以前的发展中,前面三个要素更容易体现出它们的支撑力,更容易发挥它们的作用。我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原来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表现为相对低廉劳动成本的优势,一直支持我们发展到“世界工厂”;过去土地资源开发没有与市场机制对接,一旦对接起来,无价变有价、低价变高价,进入了快速发展进程。在后来带来了一系列新的挑战,我们现在看到,土地与自然资源方面,资源环境约束、征地拆迁补偿等越来越多棘手的问题出现了;劳动力方面,原来的人口红利迅速消失,低廉劳动力成本变成了“用工难”、“民工荒”,劳动成本不断升高,传统制造业不得不向外转移;资本方面,原来我们资金严重匮乏,靠引进外资,同时带来管理和技术来支撑发展,民间资本完成原始积累后迅速雄厚起来,而现在的突出问题是大量资本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对象,投资项目的边际效应递减已经明明白白摆在面前。

在这三要素的支撑力下滑的同时,我们要更多聚焦科技创新和管理制度这两大要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科技第一生产力,必须抓住不放,走创新型国家发展道路;还要强化管理制度方面的变革,打开千千万万企业的创新大门,为千千万万科技人员的聪明才智、潜力活力释放空间。这是当前我国最主要的命题。

总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应当及时、全面引入以“固本培元”为主旨,以制度供给核心,以改革为统领的新供给管理方略,针对经济社会的重大现实问题多管齐下、共收成效。为适应我国新一轮经济发展中打造有效动力机制的总体要求,亟应从供给侧入手,针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面临的突出问题和矛盾,从微观主体即创业、创新、创造的市场主体层面,释放经济社会的潜力和活力,托举我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促进总供需平衡和结构优化,加快增长方式转变,进而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扫清和拓宽道路。

官方微信